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邪帝的私宠萌妃》邪帝宠上瘾萌妃太娇羞 005.开始了 邪帝的私宠萌妃MB

《邪帝的私宠萌妃》邪帝宠上瘾萌妃太娇羞 005.开始了 邪帝的私宠萌妃MB

发布时间:2019-10-16 18:35:1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清苒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清苒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邪帝的私宠萌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云卿,芮妃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沫儿一径摇头,僵着手指丝毫不敢动弹。云卿咬咬牙,抬手拉过沫儿的手腕,狠一狠心用力掰开沫儿的手,长剑落地发出“铮”的一声长响,沫儿

>>>《邪帝的私宠萌妃》在线阅读<<<

《邪帝的私宠萌妃免费试读


沫儿一径摇头,僵着手指丝毫不敢动弹。云卿咬咬牙,抬手拉过沫儿的手腕,狠一狠心用力掰开沫儿的手,长剑落地发出“铮”的一声长响,沫儿张大嘴,眼泪像流水一般没命地落下。

云卿动作迅速地从里衣上撕下一块布条细细包裹住沫儿手上的伤口,然后回手扶起仍然靠在自己身上呆呆地哭泣着的花月容:“月容,你别这样,什么事都没发生。那个人……我把他杀了。”

说着,云卿微微哆嗦了下,强自镇定着道:“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有同伴,我们在这里耽搁得太久了,要快点离开。”

花月容将信将疑地抬眼看看云卿,见着云卿容色苍白,满眼焦急地戒备着四周,心下稍稍信了些,咬咬牙胡乱地抹了把眼泪,将云卿裹在她身上的外衫穿好,站起身牵起沫儿的手,向着云卿点点头。云卿拾起落在地上的长剑,示意花月容和沫儿走在前头,自己则戒备地跟在后面。

三人才离开了约摸小半个时辰,就有两个人影掠到此处。两人看了看地上散乱的衣物,其中一个人挑开云卿掩在尸体的上枝叶看了一眼,声音鄙夷:“我就说王四这个色中饿鬼,早晚死在女人手里,看看,被我说中了吧。”

“行了,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留下,到底是我们弟兄,这仇是一定要报的。”另一个人不耐烦地挥挥手,握着一根树枝随意挑着那些衣物。先前说话的人也仿效地看着,两人随意寻了一阵,又交头接耳一阵,很快离开。

云卿三人认定了一个方向走着,一路倒也平静。

天色将晚,三人好不容易寻到一处小山洞,山洞里有股腥膻味,也不知是哪种动物的巢穴。所幸那动物似乎离开了许久,洞中的味道不甚浓,三人还能够忍受。

云卿让花月容和沫儿靠着洞壁坐下,将剑交到花月容手边,自行出去寻找止血消炎的草药,顺便看看能否找到一些吃食。只是在山洞附近转了几圈,云卿都未能找到一只动物,甚至连可供食用的野果也少之又少。有心想走远些看看,又怕到时候找不到回来的路。云卿蹙眉想了想,终究只拿着草药和有数的几个野果回了山洞。

把野果分给花月容和沫儿两人,云卿又将草药擦干净用石块捣烂敷在沫儿手上的伤处。这些临时寻得的草药,到底没有金创药见效快,可惜云卿随身带着的那些伤药都在入狱时被搜了个干净,此时也只能用这些草药凑合着了。

忙完,云卿舒口气,疲倦地靠着花月容坐下,默默忍受着腹中饥饿闭目养神,可是才闭上眼,那男人死不瞑目地模样就乍然出现在脑海中,云卿惊得立时睁开眼,身子绷得笔直。

经过方才一阵的缓冲,花月容已经将哀恸的情绪收敛好,也确定了自己确实没有受到的侵犯,终于平静了些,纵然她整个人仍有些呆滞,也很快发现了云卿的异常。

花月容伸手将手中剩下的几个野果递给云卿,认真地看着云卿问:“阿卿,你其实可以不来的,是不是?”

云卿抬手接过野果,却没有吃,咽了咽唾沫润喉,勉强勾起一丝笑:“其实也没什么,在哪都是一样的。”

花月容摇头:“不一样的,你若不来,或许可以过得安逸些。在这片林子里,杀戮不过刚刚开始。”花月容望向洞外的山林,眼里写满惊惧和茫然,“和我们一同进来的,除了与我们一起经历了白骨阵的那十来个人外,另有还四批人,加起来大约有百来个人。那个女子说,她两个月后来接我们。起初我也以为没什么的,进来了才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食物,得到食物的也只够自己吃上一月,不想被饿死就只能去抢,去杀人。”

花月容转眼看向发愣的云卿,眼神悲哀:“阿卿,你真的不该来,我和沫儿都会拖累你。”

云卿蹙眉,眼里光影变幻:“如今是在野外,我们可以自行寻找下山的路。”

花月容用力摇头,满心绝望:“不可能的,我们出不去的。”

“月容,别怕,有我在,没事的。”云卿伸手搂住突然又激动起来的花月容,咬牙道,“不过就是杀人,反正都已经开了杀戒。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

云卿口中说得轻松坚定,脸色却苍白如鬼,心中满满的都是恐慌。沫儿一直听着云卿和花月容说话,此时也凑过身来,眼中泪水涟涟。云卿腾出一只手抱紧沫儿,三个人紧紧挨在一起,像三只彼此取暖的小兽。

日升月落,云卿轻轻动了动僵直的身子,松开花月容和沫儿,独自起身走到洞口。阳光被洞口浓密的枝叶切割成斑驳地光影,或深或浅地映照在石壁上。云卿微微抬起右手,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眼神飘忽。

昨晚,那个男人圆睁的眼不断在云卿脑海里闪现。偶尔迷糊过去的时候,云卿仿佛能看见那男人伸长着手向她索命。

她自小流落,生活的艰辛令她的心智比别的孩子开得早,不过四五岁的时候,她就想着,以后能有个温暖的家,一个疼她宠她的夫君,一对儿女绕膝,一生平淡喜乐,足矣。她从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竟然会手沾血腥。

云卿一动,花月容立时醒了过来,转头看看熟睡的沫儿,花月容突然很是羡慕沫儿的没心没肺,这样的境遇下竟还能睡得如此安稳。

许是听到了动静,云卿有些迟钝地回过头看着花月容,许久才道:“你醒啦。”

花月容点头,看着云卿明显恍惚的模样,心中既是心疼又是恐慌。她们三人之中,只有云卿才是真正有战力的,如今云卿这种状态,她们真的会有活下去的希望么?

咬咬唇,花月容压下心中泛起的犹疑,尽量平静地问道:“你……要去找吃的么?”

云卿眨眨眼,又转回头看着那些静静站立的树木,精神虽然恍惚着,说出的话却是条理分明:“我昨日寻过了,这附近能吃的东西,就只有我傍晚带回的那些几颗野果子而已。把沫儿叫起来吧,我们一起行动,这山林有些蹊跷,我怕走远了找不回来。”

花月容顺从地抬手推醒沫儿,沫儿不满地睁开惺忪的睡眼,眉头紧皱着,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是想说些抱怨的话。花月容无奈地摸摸沫儿的头发,轻声哄着沫儿,很快,沫儿就明白过来,随着花月容走出洞口。

云卿低头看看沫儿的手,细心地帮沫儿重新换过药,这才如昨日一般,让花月容二人走在前头,自己提剑跟着。

三人走出没多远,云卿就听见风中传来的打斗声。云卿叫住前面走着的花月容二人,闭着眼仔细听着。很快,打斗声就渐渐弱了下去,想来应是接近尾声了。有打斗很可能就有食物,是过去抢夺,还是自己去寻找可食用的野果充饥?云卿蹙紧眉,心下挣扎不已。

“阿卿……”花月容眼见云卿脸色有异,不由不安地唤了云卿一声。

云卿睁眼看看花月容,又看看沫儿,嘴角忽然绽出一朵笑花:“这么快就要开始了。”

花月容一怔,一时没能明白云卿话中的意思,只是觉得云卿虽然露出了笑容,却说不出的悲哀。云卿不再说话,转身向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去。花月容立时牵着沫儿跟上。

直至看到那一具横躺着的尸体和挂了彩、戒备地看向她们的男子,花月容才明白云卿是在说这么快就要开始杀戮。

花月容抿抿唇,凑近云卿轻声道:“阿卿,你昨日不是找到过野果么?我们去找野果吃好了,其实不必……”

云卿摇摇头,打断花月容:“早晚会有这一日的。”

云卿背对着花月容,花月容看不到云卿的表情,只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些许颤抖。

那男子身上有好几道伤口,有几道比较深的正流着血,染红了小半幅衣衫。男子原本正准备弯腰捡拾落在尸体旁的一个布包,眼角见着云卿三人乍然出现,立时直起身子,握紧手中的朴刀,戒备地看过来。

待看清不过就是三个容色苍白的女子时,那男子明显松了口气,及至听见花月容和云卿的对话,那男子嘴角不由勾出一丝嘲讽:“两位姑娘未必太有信心了些。”

云卿不答话,默默地与那男子对视一阵,抬手指着地上的布包道:“我不想动手,更不想杀人,你把那一份食物留给我们,你自行走吧。”

那男子一听,眉眼间闪过怒意,冷声道:“姑娘这大话,可说得过了。”

云卿抿抿唇,身子突然由静转动。男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有一柄利刃架到自己的脖颈上。男子顿时惊出一声冷汗,惊惧地看着鬼魅般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云卿,心下懊悔不已。

起初看见三人脸色,他以为只不过是三只有些爪子的小猫,却没想到持剑的这个竟是位高手。若是早知如此,他方才一定绝不废话地转身离开,毕竟,丢掉一份食物总好过丢掉性命。

云卿原本可以直接取走男子的命,可是当剑刃吻上男子的颈项,她终于还是犹豫了,蹙眉看着僵立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的男子,云卿眼中划过不忍,到底下不去杀手。

《邪帝的私宠萌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清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卿,芮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清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帝的私宠萌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卿,芮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邪帝的私宠萌妃

邪帝的私宠萌妃

作者:清苒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清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卿,芮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清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帝的私宠萌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卿,芮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