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见要钟情》医见钟情叶紫免费阅读 第二章 意外降临的哥哥 一见要钟情耽美狼

《一见要钟情》医见钟情叶紫免费阅读 第二章 意外降临的哥哥 一见要钟情耽美狼

发布时间:2020-06-09 09:31:54编辑:百小白来源:91baby小说作者:迷迭香 状态:已完结

《一见要钟情》作者:迷迭香,青春校园类型小说,主角:聂雨绒,韩珂,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聂雨绒突然之间,感觉到周围都变得恐怖起来,夜黑风高,四下无人,而且还是晚上,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这样的环境让她不由害怕,毕竟,她

>>>《一见要钟情》在线阅读<<<

《一见要钟情免费试读


聂雨绒突然之间,感觉到周围都变得恐怖起来,夜黑风高,四下无人,而且还是晚上,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这样的环境让她不由害怕,毕竟,她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

聂雨绒看着远处躺着的毒蕈,她最终忍不住上前,想看他是不是活着。

聂雨绒来到毒蕈跟前,她伸手摇了摇他:“你没事吧!”

“醒醒啊,醒醒啊!”

“醒醒啊,醒醒…呜呜!醒醒啊!”

此刻的聂雨绒仿佛被彻底吓傻了,眼前躺着的这个满身是血的男子,他是不是已经死了?怎么办,她感觉到周围都变得阴森可怖。

终于,她在这一刻被吓得大哭了起来,她一步步的退后,不敢再靠近那具“尸体”。

“我还没死呢!”突然之间,微弱的声音从那个原本已经‘死了’的毒蕈口中传出。

“你,你没死吗?你真的没死吗?”聂雨绒一看到毒蕈坐了起来,她微微一愣,顾不上擦眼泪,赶紧爬了过来,她已经忘了对方面容恐怖,只要他此刻还活着就好。

毒蕈依旧闭着眼睛,他疲惫不堪:“放心,我没事。”他的语气虽然微弱,可是,聂雨绒能够听到他言语之中的疏远,冷漠。

毒蕈翻身坐了起来,他语气微弱而冷漠:“再见。”

毒蕈说完,起身就要离开,聂雨绒对他这句再见微微一愣,一看他满身是血的样子,有些担心:“那,你没事吧!”

毒蕈语气很淡:“没事,刚才谢谢你。”

他说完毫不停留朝着大树走去,最后顺着大树,带着一身鲜血离开了。

聂雨绒站在原地发愣,这个人怎么这样冰冷?自己怎么说也是帮了他不是吗?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三更半夜会来这里打架呢?而且还是一个人。

看着男子离开,聂雨绒一个人回到了房顶,找到水管的总闸,将水管放了回去。

第二天,天色已经大亮,淋漓的小雨落在屋外,聂雨绒打开窗户,伸出双手感受着雨滴落在自己手背上酥酥痒痒的感觉,竟然也是那样别致。

突然看着窗外的大雨,她想起了昨晚在楼顶看到的的那些玫瑰花,她迅速的下床穿上鞋,没有雨伞,她就从旁边拿了一书顶在自己头上往楼顶跑去。

聂雨绒一路跑到楼顶,雨下的很大,她推开那扇小铁门,跑进了楼顶。

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另外一副景象,楼顶已经没有任何的花草,那些开的妖艳无比的玫瑰花早已不知所踪。

而楼顶上,此刻正站着一个打着伞的少年,他站在几米开外的对面,大雨之中虽然看不清他的容貌,可是聂雨绒觉得隔着这层雨,他就像是站在画里的人,身穿白色T恤的他,那般干净脱俗,不染凡尘。

而楼顶的男子,也注意到了她。聂雨绒拥有一张小巧的鹅蛋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琉璃一般夺目清澈,那双眼睛里仿佛很是柔和平静,一如她的人,看上去文静温柔。

聂雨绒此刻身穿浅粉色的短袖,浅蓝色的牛仔短裤,短袖已经洗得发白,可是很洁净,穿在她的身上看起来很温暖。男子看到聂雨绒,他眉毛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展开,慢慢朝着聂雨绒走了过来。

她看到男子朝着自己慢慢走了过来,他犹如穿越重重雨雾,从画中慢慢朝着自己走来,聂雨绒的心,明显的跳动,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男子终于走近。

他面容俊逸,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有一双邪魅而略带忧郁的眼睛,他整个人给人一种阳光十足的感觉,除了那双眼邪魅睛散发着淡淡的忧郁,这样的男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聂雨绒在心里说,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男子面带温和的笑将伞前移,邪魅而又忧郁的眼静静看着聂雨绒,这样近的距离他的声音很轻柔地响起,:“下雨了,怎么不打伞?”

聂雨绒铮铮看着他,这般近的距离,他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处飘来一般轻柔,一时之间她平静了十五年的心脏,开始慌乱地跳动,她的面颊上浮上淡淡的红晕,少女的娇羞让她显得青涩异常,她结巴着说:“我,我是来看看,这里的那些玫瑰花有没有被雨淋到。”

聂雨绒慌乱之下抬头看到男子笑容温和,那笑容犹如这雨天的一缕阳光,照进她的心间,就连这雨都变得浪漫起来。

“玫瑰花被我搬回去了,下雨了,你要看的话,进屋看吧!”男子说着示意她去那间楼顶的房屋。

聂雨绒跟着他缓步向前,来到门前,一股香气飘散而出,映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玫瑰花,火红的花瓣,妖艳欲滴,放眼望去,她觉得自己就像正处在整个火红的花海之中,这是她生平见过最多的花。

聂雨绒明亮的双眸之中闪烁激动的光芒,可是她也有些疑惑,于是她忍不住开口:“这些花,都是你种的吗?为什么只有红色的玫瑰呢?”

男子温和一笑:“这些都是我帮姥姥种的,姥姥说,妈妈只喜欢红色的玫瑰。”

聂雨绒已经完全沉醉在这些花朵之中,看着这满屋子的玫瑰,她整个人觉得,这世间竟然有这样美好的东西。

雨慢慢停了,天也大亮,聂雨绒转头看着身边的男子,她生平第一次大胆地笑着问一个男生的名字:“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吗?”

男生微微一愣,随即他笑容温和:“这个不重要,如果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叫谢翊琨。”

聂雨绒微微一愣,对他的回答感到有些奇怪,她感觉到,他对于自己名字,并不是很喜欢提及,聂雨绒微微一笑,她的声音也很轻柔:“我叫聂雨绒。”她是一个温柔安静的女子,聂雨绒的笑,也很温柔纯净。

谢翊琨听了聂雨绒的话,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或者客气,但是他说了一句让白净吃惊不已的话:“我知道。”

聂雨绒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俊逸的男子,她睁着水汪汪的犹如琉璃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谢翊琨:“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之前就没有见过你啊!”

聂雨绒来这里,也就半个月,自己被赶出来无家可归时,被好心的王奶奶收留,她才来到这里的,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男生啊!

谢翊琨看着聂雨绒的疑惑,他也不解释,只是淡淡一笑说:“我们下去吧!”

聂雨绒最后跟着谢翊琨出了楼顶,楼顶的那扇铁门已经被锁上了。聂雨绒好奇:“为什么要上锁呢?”

谢翊琨俊逸的面庞上浅笑划过:“因为,这里不允许别人上来,每天都会锁着的。”

聂雨绒听了这话之后,她心中更加疑惑:“可是,昨晚明明就没锁啊!而且我昨晚还上来过呢!”

谢翊琨不理会聂雨绒的疑惑,他淡淡说:“可能是昨晚忘了上锁吧!”

谢翊琨已经下了楼梯,聂雨绒也没再犹豫,跟着下了楼梯,奇怪的是谢翊琨竟然也去了一楼,他还进了王奶奶的家。

王奶奶已经在做早饭,厨房里飘出浓浓的饭香味,聂雨绒突然想起了自己要给奶奶做早饭的,一早上给忙着忘掉了,她连忙跑下去,跑进厨房,看到忙碌的老人之后,她满脸自责:“奶奶,你不要做了,让我来吧!我本来要做早饭的,结果我在楼顶玩,给忘了时间,对不起啊!”

王奶奶微微一笑,她面容慈爱,故作轻松地笑着开口:“没事,你这孩子,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你说你这孩子每天起那么早做什么,你是长身体的年纪,应该多睡一会儿。”

聂雨绒听到王奶奶的话,她心里感动,这个与自己非亲非故的老人,这般慈爱,她心中感慨说:“奶奶,你让我做吧!这样我才能稍微心安理得,要不然,您好心收留我,我什么都不做,我就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了。”

王秀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布满褶皱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哎,好吧,那以后就由着你,赶紧吃饭吧!”

聂雨绒看到王奶奶已经做好了饭菜,她心中愧疚。帮着王奶奶一起将饭菜端到了饭桌上,她想起了刚刚进来的谢翊琨,却不见他的人影,聂雨绒正好奇时,就看到谢翊琨已经换了衣服出来,他依旧穿得是白色的短袖,阳光明媚,俊朗异常。

这时王秀琴慈眉善目地说:“小琨啊!你这孩子,这段时间你好久都没有过来看姥姥了,是不是把姥姥我忘掉了。”王奶奶笑容很柔和,言语之中虽有责备,但是让人听了,却是无尽的宠溺。

聂雨绒此刻不敢置信的看着谢翊琨,又看了看王奶奶。这时,王奶奶笑看着向聂雨绒:“雨绒啊!这就是我的外孙小琨,是不是长得很好看?他从小就招女孩子喜欢。”

王奶奶的眼神里,饱含着些许骄傲,提起她的外孙,王奶奶好像又年轻了些许。聂雨绒突然之间有些局促不安,她没想到,这个好看的男生,竟然是王奶奶的外孙,那他们以后是不是要,生活在一起呢!

谢翊琨邪魅的眼神里,透着些许温和的光芒,他笑着看了看聂雨绒,轻声说:“我听姥姥说过你,也大概了解了你的情况,以后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也可以给姥姥做个伴。”

聂雨绒微微一愣,她的脑袋感觉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谢翊琨已经再次开口:“我平时都不在这里,平均一个星期来看了姥姥一次,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不用拘谨。”

聂雨绒只觉得自己脸颊微微发红,她局促地点头:“好,谢谢。”

王奶奶笑看着他们两个说:“以后啊,小琨就是你的哥哥,他今年上高二,在市第一中学上学。”

聂雨绒看着王奶奶,她红着脸点头,市第一中学吗?聂雨绒若有所思。

《一见要钟情》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迷迭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聂雨绒,韩珂)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迷迭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见要钟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聂雨绒,韩珂),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见要钟情

一见要钟情

作者:迷迭香类型:青春校园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迷迭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聂雨绒,韩珂)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迷迭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见要钟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聂雨绒,韩珂),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