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见要钟情》我一见你就钟情林殊孟斯衍桃 第十六章 舆论哗然 一见要钟情同志

《一见要钟情》我一见你就钟情林殊孟斯衍桃 第十六章 舆论哗然 一见要钟情同志

发布时间:2020-06-09 09:31:17编辑:百小白来源:91baby小说作者:迷迭香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一见要钟情》是迷迭香最新写的一本青春校园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聂雨绒,韩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韩珂来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有些晚,踩点进教室仿佛是她的标志。“哎!这周末怎么就过的这么快呢!我都觉得我还没玩够呢!昨晚都没睡好,今天又

>>>《一见要钟情》在线阅读<<<

《一见要钟情免费试读


韩珂来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有些晚,踩点进教室仿佛是她的标志。

“哎!这周末怎么就过的这么快呢!我都觉得我还没玩够呢!昨晚都没睡好,今天又要早早的起床上学,啊,讨厌的学校。”

韩珂坐在座位上使劲吐槽,此刻的她,醒着厚重的黑眼圈,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让聂雨绒看了不禁好笑。

“你昨晚又是几点睡啊?周末去哪儿玩儿了?这样困?”

韩珂的性格,一到周末不出去玩个天翻地覆,那是不可能了。她每个星期一仿佛都是这样,打不起精神,一脸的疲惫。

韩珂此刻趴在桌子上,睡意朦胧的模样:“我也忘记几点睡了,估计是凌晨一点多吧!”

整个早自习,韩珂都处在睡意朦胧之中,聂雨绒知道她的习惯,也没有可以去打扰。早晨第二节课,课间休息时间,韩珂匆匆忙忙从外面跑进来,一屁股蹲在自己座位上,用难以置信的神情,盯着聂雨绒。

“雨绒,你老实给我交代,你和谢翊琨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俩不会在谈恋爱吧!”

韩珂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难以置信的看着聂雨绒,她刚刚去卫生间的时候,就有班级的同学向她打听聂雨绒和谢翊琨之间的关系。

当时她还很疑惑不解,但是打开校园网一看,她就什么都明白了。自己这个平时存在感不强,话语极少的同桌,今天和冷面杀手谢翊琨有这不同寻常的关系。

“雨绒,你可要给我老实交代,不能有半点隐瞒,要不然我跟你恩断义绝,知不知道!”

聂雨绒听了韩珂的话,她一时直间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微发红之间,佯装镇静:“我,我跟他…”但是她实在说不出自己跟谢翊琨之间的关系。

她心里也有些起伏不定,自己与谢翊琨之间,应该说是兄妹吗?好像,这样的关系,在她自己的心里都从来没有成立过,她没有办法,将谢翊琨当成她的哥哥,她跟他之间的关系,在聂雨绒心里,终归是有点特殊的,可是她也说不出这种特殊的地方在哪里?

“他是我名义上的哥哥。”对于自己和谢翊琨之间的关系,聂雨绒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隐瞒韩珂,毕竟韩珂是自己很好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她在高中唯一的朋友,所以对于她自己没有必要隐瞒。

韩珂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此刻她的嘴巴张的很大,呜呜可以放进去一个鸡蛋。

“你,你说,他是你的哥哥?”韩珂的脑袋这一刻犹如一颗炸弹在大脑之中爆炸一般,这样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她一时之间无法过滤这条信息,她一时之间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聂雨绒注意到周围向她们投过来的异样目光,她一时之间有些不好意思,不由拽了拽韩珂:“你小声点,你干嘛说那么大声,大家都在看着呢!”

韩珂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有些激动了,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但是依旧压抑不住内心的震惊。

“喂,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怎么成你哥了?之前你不是说你跟他不熟悉吗?也没有听说你跟他有这种关系啊!”

韩珂此刻心里疑惑不解,之前她大听一切关于谢翊琨的事,都是跑过来告诉聂雨绒,和她一起分享自己听来的八卦,也没有看出来聂雨绒你哪里不对劲啊!可是这怎么突然之间,谢翊琨就成了她的哥哥了?

“你这剧情转换也太严重了吧,那你快告诉我呀!”

韩珂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聂雨绒只好将事情的经过,一一告诉了韩珂,韩珂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在听一场舞台剧,剧情变化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你是说你之前被赶出曦光,然后就遇到了王奶奶,恰巧谢翊琨是那个王奶奶的外孙,然后他就成了你名义上的哥哥?”

聂雨绒点了点头:“对啊,就这样他就成我名义上的哥哥。”

韩珂此刻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聂雨绒:“这样的狗屎运你都可以赚到?雨绒,咱俩换换吧!我现在都开始羡慕你了,如果我和你一样也是个孤儿,该多好啊,这样我也会赚到这样的好运的,保不齐我还能撞到一个更加完美的男子。”

韩珂此刻一副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模样,她的话不禁让聂雨绒有些无语。

“……”聂雨绒此刻只能有这样的表情。

不过她也觉得自己足够幸运,上天关上了她的一扇门,却为她在这打开了一扇窗。此刻想起谢翊琨,聂雨绒的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悸动,脸上,附上一抹酡红。

韩珂此刻立马凑过来,问她:“雨绒,你和谢翊琨之间有这样微妙的关系,那他有没有对你做点什么呀?或者说你们俩有没有擦出一点爱的火花呀!”

聂雨绒听了韩珂这样的话,她不禁脸色:“他对我能做些什么呀!况且,他也说会把我当做妹妹一样看待,我觉得现在这样的关系就很好了。”

韩珂一看聂雨绒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有鬼:“看你脸都红了,你心里是不是对他有点什么?”韩珂步步紧逼的问她。

“我,我没有。”聂雨绒心里羞怯,一时之间,只口否认。

韩珂不由冷哼一声:“没有才怪,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鬼,不过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呀!你看,他长得那么帅,还那么酷,这样的男生谁不动心啊!学校冷面杀手竟然对你笑和你说话,雨绒,我觉得你有戏。”

韩珂一脸笃定的表情,让聂雨绒不禁有些失神。

“我,我觉得,他对我态度好点,可能就是因为王奶奶吧!”

聂雨绒这样想着,如果没有王奶奶,估计自己和谢翊琨之间恐怕连一点交集都没有,他也不会多看自己一眼,也不会对自己态度比别人温和。

韩珂看到聂雨绒这样的表情,言语之间有些不自信,她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聂雨绒,你是不是傻啊,你管他是因为什么呢!只要他对你态度与众不同,这就够了,你没有听学校的学姐们说吗?谢翊琨可是从来都没有对别的女孩子笑过,他冷面杀手的称号可不是虚的。你跟他之间有着一层关系,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你知道吗?”

韩珂看到聂雨绒犹豫不决的神情,她不由着急:“我给你看看我们校园论坛的那些说法,大家现在对你,可是好奇到了极点。”

韩珂打开校园论坛,聂雨绒拿起手机翻看了一下,各种议论,铺天盖地的进入她的眼里。

一个显眼的标题叫做冷面杀手的微笑,下面有一张谢翊琨,向聂雨绒微笑的表情。

“天呐!谢翊琨竟然会笑啊!这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天呐,笑起来好帅呀!”

“男神,那个女生,是你女朋友吗?”

“对啊,那个和谢翊琨一起的女的是谁啊?长得也就一般,并没有特别出色,谢翊琨怎么会看上她呀!”

聂雨绒看到打大家对她和谢翊琨的议论,尤其是一些女生,对聂雨绒的外表长相,都抱有巨大的否定,以及不屑。

聂雨绒继续翻看,越到下面,话题越是热烈,甚至有人将她的身份都搬了出来。

“这个女生,不是上次和在校园门口打架的那个女生吗?”

“对啊,还真是她呀!她叫聂雨绒,高一的。”

“上次谢翊琨出现,难道也跟她有关系?”

“应该不会吧,谢翊琨上次和叫李余姚的那个女生看起来很亲热呀,关系好像不一般啊!”

“这个女生和李余姚相比,大家有没有觉得李余姚比她好看?”

“这女生也不难看啊,长相挺清纯的。”

“谢翊琨不会是两个通吃吧!”

……

各种议论,在校园论坛上热烈展开,关于聂雨绒和谢翊琨之间的关系,大家都好奇不已,甚至有人将上次聂雨绒与李余姚发生冲突地事情,都翻了出来,将聂雨绒和李余姚做了一个对比。

聂雨绒看着这些议论,她的心里微微有些不平静,大家对她和谢翊琨之间的关系的猜测,她心里没有什么不悦,相反她有些开心,开心,自己和谢翊琨之间,终于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关系。

可是,她不喜欢别人将她和李余姚放在一起对比,她讨厌自己将自己和李余姚的放在一起。

聂雨绒看到打家讨论她和李余姚,她没有兴趣再看下去,聂雨绒将手机还给了韩珂,她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韩珂忍不住提醒:“哎,你到底什么想法呀!你可别告诉我,你对谢翊琨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可是看出来了,提起他,你都脸色发红,这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就不要瞒我了,那你怎么想的?”

韩珂看到聂雨绒这样一句话都没有,性格急躁的她不由有些心急。

聂雨绒这才抬起头看向韩珂,她琉璃般的眸子带着一抹忧虑开口说:“我,我是喜欢他,从那个下雨的早晨,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他,可是我害怕,我觉得,他好像没有把我当做,一般的女生看待,他,心里好像把我在定义成他的妹妹。”

《一见要钟情》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迷迭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聂雨绒,韩珂)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迷迭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见要钟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聂雨绒,韩珂),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见要钟情

一见要钟情

作者:迷迭香类型:青春校园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迷迭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聂雨绒,韩珂)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迷迭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见要钟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聂雨绒,韩珂),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