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身体是有记忆的 网盘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紧缚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

现代言情已完结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是林文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长在身体里的记忆》精彩章节节选: 让向欣予急匆匆离开咖啡厅的短信,确实非同小可。她疾步走回车里,坐在副驾驶上,心脏还在狂跳不止。她再三回头确认乔帆并没有跟出来,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9 09:31: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是林文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长在身体里的记忆》精彩章节节选: 让向欣予急匆匆离开咖啡厅的短信,确实非同小可。她疾步走回车里,坐在副驾驶上,心脏还在狂跳不止。她再三回头确认乔帆并没有跟出来,这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免费试读

让向欣予急匆匆离开咖啡厅的短信,确实非同小可。她疾步走回车里,坐在副驾驶上,心脏还在狂跳不止。她再三回头确认乔帆并没有跟出来,这才深吸口气,定定神。再次打开手机微信,确认刚才那条信息。信息是在英国和她合租的中国女孩贾佳依发来的:“欣予,Bradley最近到处找你,不仅每天几十次更新脸书上的双语寻人启事,还到你以前租住的生活区贴大幅海报。你要小心,他有点疯狂。看人的眼神,好像谁都是藏起你的坏人,要把人家吃掉似得。”

在如今这个信息网四通八达的时代里,想要藏起来,谈何容易?从辞职,到彻底回国,她想尽办法缩短时间,控制消息扩散,为的就是躲开Bradley的魔爪。他有迷倒众生的英伦帅,也号称一脚西方文化,一脚东方文化,兼容并蓄天下无敌。可这都是别人眼中的Bradley。那一年的圣诞平安夜,一群中国留学生和几个英国学生相约一起过节。几杯红酒下肚,向欣予飘飘忽忽地有些想家。Bradley突然把她拦腰举起,放到肩上,在圣诞树下用腔调奇怪的中英混杂语,大声祷告:“哦,Santa,请把这个女人当礼物给我吧!”自动围观的人群发出惊羡的欢呼声和口哨声。向欣予坐在Bradley肩上有些不知所以。就在她羞红了脸,兀自发呆的时候,Bradley已经轻松把她下放到自己宽阔的怀抱里,胡茬略刺的脸霸气地压下来,直吻得她胸腔缺氧。

也许,是酒精的推波助澜,再加上节日气氛的巧妙催化,向欣予不能自控地被Bradley连抱带扛放到床上。没有要承诺,也不期待他负责,就这么宽衣解带,做了到英国以来最疯狂的事情。半醉半醒之间,她听到自己情不自禁的傻笑,也看到Bradley眼睛里的疯狂。但她就是没有剩下足够理智,来叫停这一切。直到Bradley重重地趴在她身上时,她的酒才有些醒。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是,在听到缠绵悱恻的情话前,向欣予先听到Bradley的咆哮,“为什么,为什么你并不纯洁?”

向欣予抓过一件洒落在床头的衣衫,潦草地遮住胸部,诧异地问Bradley,“你指什么?”

Bradley抬起头,两只眼睛莫名其妙地布满血丝,而且眼神明显是愤怒的,“你为什么没有流血?”

那一瞬间,向欣予特别想笑,然后再狠狠地抽自己一个耳刮子。这个英国男人竟然质问她为什么不纯洁。难道她从前可以预见,有个处女情结的男子在异乡等着她,然后,多年如一日守身如玉?荒唐的情结,不公的评判,走到一万多公里外的英国,还能遇到这么狗血的事情?遇上如此小概率事件的向欣予,羞恼到无语。她不想再解释什么,开始一件件地穿衣服。

衬衣扣子就差最后一颗就能全系上的时候,Bradley突然冲过来,死死抱住她,嘴里念念有词地说:“Jessie,不要走,我只是问问。Jessie,我爱你,不管你是否纯洁。”向欣予拼劲全力挣扎,但Bradley的两只手铁钳般牢牢制住她。她开始厮喊,对Bradley拳打脚踢,但都无力挣脱。直至一个拳头重重地擂在向欣予的太阳穴上。她身体一软,倒在床头的地毯上……

有那么一段时间,向欣予几乎每天都是醉生梦死。Bradley会在阳光晴好的早晨给向欣予讲他对于纯洁的信仰。他说Bradley家族的每一个成员之所以都闪闪发光,是一种血统赋予的荣耀。而守护荣耀,必须要竭尽所能地纯洁。向欣予听上一会儿,就自觉毛骨悚然。她想起很久之前读过的恐怖故事,便会想办法岔开话题。

贾佳依最初并不太相信向欣予对Bradley的控诉。甚至把向欣予的话当成独得恩宠后的炫耀。在这个主要由留学生组成的圈子里,外表英俊、身材高大的Bradley不止是一个女孩的性幻想对象。何况,他的身后,据说还真就有一个拥有族徽的神秘家族。直到有一天,她去找向欣予,碰巧看到Bradley粗暴地抓着向欣予的头发,把她的头不断往餐椅上磕。贾佳依吓得呆若木鸡,Bradley却忽然变脸,笑呵呵地说,“我们在开玩笑。”然后,若无其事地退出餐厅。

贾佳依抱着披头散发的向欣予,问她为什么不报警。向欣予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但欲言又止,就是不说原因。贾佳依不知道的是,Bradley的房子有个暗室。向欣予各个角度醉眼微斜、面露红晕的照片,和好几个年轻女孩的照片,足足得有上千张,挂在一起,铺满整个墙壁。且每张都写着日期和地点。曾经,被Bradley打到嘴角淌血的向欣予被带到这里警告,“在我放弃你之前,你没有权利离开!你和你的一切都属于我!”更让向欣予感到不寒而栗的是,暗室靠墙的一个玻璃柜里,摆满了玻璃容器。她忍不住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那些浸泡在溶液里的竟然是一个动物畸胎,有的还通过脐带连接在胎盘上。向欣予一阵作呕,她感到一条无形的锁链拴住了她的脖颈,让她无法畅快呼吸。这个恶魔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在所有不知情的人面前,都是天使。

Bradley钳住了向欣予的软肋。她自尊、好强、爱面子。Bradley人前的绅士魅力,成功遮挡了他散发着地狱霉味的恶魔脸。有时,甚至制造出一种错觉,让向欣予误以为,Bradley只是太想得到一个纯洁的女人。不发疯的时候,他也会买上礼物和鲜花,突然出现在她上班的路上。或者在她和朋友聚会的时候,穿着考究的衣衫,空降在她身边,揽住她的腰,温尔文雅地对所有人说:“Sorry,我太想见到Jessie。”所以,对Bradley的感情,掺杂着厌恶和喜欢,向欣予有点傻傻搞不清楚。

留学生群体中,即使没有节假日,也可以来一场师出有名的狂欢派对。向欣予和贾佳依扮成冷面嗜血的女伯爵,正彼此调侃脸妆的离谱。舞台中央,一身白色燕尾服的面具男子与身旁的年轻女子激情共舞。娴熟的舞步、劲爆的舞姿引来喝彩声一片。大家都纷纷猜测面具男子的身份。就在这时,面具男子冲向欣予走来,直接把她抱起。贾佳依尖叫出声,也要求抱。面具男子说:“对不起,我只爱我的Jessie。”说着,潇洒地扔掉面具。大家这才发现,面具男子竟是Bradley。向欣予又一次感受到虚荣心的极大满足。

向欣予试着去理解Bradley的怪异行为。有的时候,觉得他忧郁、绅士,像是古堡里的守堡骑士。有的时候,又觉得他热情、奔放,像是火星奔来地球点燃空气的神秘物质。她很清楚,不管Bradley的真面目到底是哪一种?他们之间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激情,而不是爱情。可以让眼前都每一天都精彩连连,但绝不会永远执手相看两不厌。

有一天晚上,向欣予从酒醉中渴醒,意外发现Bradley不在房间。她四处寻找也看不见人影。他外出穿得衣服和鞋子都在,手机也放在床头。向欣予找了一大圈没看到人,忽然想起暗室。便仗着胆子,往地下室通道那边看一眼,果然有微光透出。她蹑手蹑脚地走下去,看到Bradley若有所思地站在照片墙前,手拿一根记号笔,在一些照片上画奇怪的记号。惊觉有人下来的Bradley猛地一回头,瞪着像鹰眼般凌厉凶狠的双眼看向她。

“这么晚,你在做什么?”向欣予惊讶地问。

“整理我的人生。你不应该来打扰我。”Bradley的声音听起来很陌生。

“我到处找你……”

“请给我自由!”Bradley粗暴地打断向欣予。

如此粗暴的话语让向欣予很受伤,她也提高嗓门对Bradley说:“我一直想给你自由,也请你给我自由。不要对我若即若离,不要这么神神秘秘,好不好?有时候,你的样子很可怕。”

Bradley说,那些畸胎,是他膜拜生命的方式。保存在他的暗室,总好过腐烂在城市的下水道。对于这样一个男人,向欣予的心中有着无厘头的欣赏和恐惧。这种复杂的感觉,让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适从。若不是发现她亲手买的避孕药被掉包,她可能还会咬紧牙关忍耐一段时间。那些小耗子一样可怕的胚胎组织,不止一次浮现在她眼前。向欣予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在Bradley身边继续沦陷。她紧紧抓着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鬼药片,找到Bradley。大声地质问他:“这是什么?”

Bradley抬眼看看向欣予,语气平静地说:“Jessie,你不觉得我们共同制造的孩子,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吗?”

向欣予怒从中来,近乎咆哮地说:“然后,你要把它也泡进福尔马林里,摆上暗室柜子?”

“Jessie,你不能这样偏激。那些畸胎都是不幸夭折的,我才这样保存下来。我不会去这样对待我们的孩子。”

“骗鬼去吧!我们之间结束了,彻底结束了!”向欣予用力拉开衣柜的门,胡乱拉拽出几件自己的衣服,就准备要从Bradley的房子里彻底离开。她还没有走到卧室门口,Bradley一个健步蹿到她身后,拽住还没有完全盖好的行李箱,向欣予一个重心不稳,被带倒在床边。她迅速挣扎着站起,试图从Bradley手中夺回行李箱。此时,两个人都已经失控。疯狂地拉拉扯扯,床边小桌上的手机、闹钟和花瓶悉数被撞倒地上。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切的发生。

眼见无法夺回箱子,向欣予决定只身离开。她狠狠地瞪了Bradley一眼,歇斯底里地冲他喊了一句:“滚出我的生活!”就向

《长在身体里的记忆》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林文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向欣予,贾佳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林文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长在身体里的记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向欣予,贾佳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