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侯门贵妻:相公别挡道》重生之侯门贵妻尔等 Basher 侯门贵妻:相公别挡道女体化

侯门贵妻:相公别挡道

穿越已完结

经典小说《侯门贵妻:相公别挡道》由渊月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一,才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事实证明杀人灭口什么的,只是我想多了而已。月清秋并没有那么残暴,他只是暂时把我给软禁了而已。我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像是在熟人府上做

|更新:2020-07-29 00:31: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侯门贵妻:相公别挡道》由渊月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一,才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事实证明杀人灭口什么的,只是我想多了而已。月清秋并没有那么残暴,他只是暂时把我给软禁了而已。我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像是在熟人府上做

《侯门贵妻:相公别挡道》免费试读

事实证明杀人灭口什么的,只是我想多了而已。月清秋并没有那么残暴,他只是暂时把我给软禁了而已。我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像是在熟人府上做客一般。反正他的宅子我又不是没有住过。

我这一回还是住原来的那间屋子,因着是夏日了,那屋子背阳,所以格外凉爽一些。

“姑娘,这是主子给姑娘备下的。”

来人是个年纪轻轻的丫头,看着似乎比我还小些。

“玉簪呢?怎么不见她?”

那丫头低着头,瞧不见神情。

“玉簪姐…罪奴玉簪已被主子逐出府去了。”

我皱了眉头,挥手让她离开。我跟玉簪交往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我很清楚她的性子。她绝对是个成熟稳重懂事的,而且聪明乖巧,又会说话。怎么好好的,会成了罪奴?还被赶出了府?

我越想越不对,实在没办法当不知道。我在自己的屋子里沐浴更衣后,就依照着记忆去了月清秋的屋子。

我还没到门口,走廊里就满满的全是药味了。这是谁病了?我捂着鼻子,敲了敲门。嗯?灯明明亮着,怎么却没有半点声响?月清秋在做什么呢?

我偷偷把门开了一条缝,发现屋子里正有一个小火炉煮的正旺,而那一股子药味,就是从炉子里飘出来的。我忽然想起前一阵渊月说的,说月清秋病了。难不成,还没好?我在门口看了半天,也没看见屋子里有人影。才想回去睡觉,被身后的黑影吓懵逼了。

“苏姑娘,该歇息了。”

原来是渊月,吓死我了。我撇了撇嘴,不看就不看,谁稀罕似的。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回到屋子,我居然觉得身体有些凉,都怪渊月刚才吓我!我躺上床,把自己裹到了被子里。我的手脚都缩到了被子里,就剩一张脸露在外面了。可我为什么,还觉得冷。这明明是盛夏啊?

也管不得那么许多了,我哆哆嗦嗦的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我跟熬了个通宵差不多,根本没有睡好。我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想着昨天晚上那一晚上的噩梦啊。又是梦见自己回不去了,又是梦见七垣出事了,还梦见自己被当今皇上秋后处斩。总之是各种小命不保。

我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两深深的黑眼圈,肿呼呼的眼皮,还有干燥粗糙的皮肤。我把铜镜翻倒在桌子上,这个鬼样子还是不要多看比较好,免得我自己被自己的尊容给吓着。

“姑娘……呀!姑娘你怎么了?可是昨夜未曾歇息好?”

啊~是啊是啊,没休息好,这几个字都好好的写在我脸上了。

“主子请姑娘到偏殿呢。”

“不去,你回了你家主子,若他不是要放我走,那就不必见了。你也瞧着我的摸样了,你就回他,本姑娘病了,不见生人。”

“可…可是?”

“哎呀~可是什么可是啊,好了好了,你把早饭留下,去回话吧。”

好说歹说,这个小丫头才肯替我去回话。我跟她说的嘴都干了,拿起桌上的小碗米粥就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嗯~味道不错。

我又吃了些其他的小菜和糕点,样样都好吃。

吃饱喝足,无聊的我又窝到了床上。反正是无事可做,倒不如,我继续睡一觉,补补眠。

我才躺下几分钟,我的眼皮就彻底合上了。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在叫我,我就睁开了眼,看见一片黑。嗯?难不成我还在梦里?我觉得身体整个儿都软绵绵的,像是一阵烟一样。我仔细的听着,发现真的有人在叫我。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冷冷的,让人很不舒服。

忽然间,我眼前出现了一条河,河的对岸开满了五彩的花,还有个凉亭。那亭子里有个背影,像是个女孩。大概就是它在叫我。她忽然转了过来,可我却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见她挥着手,招呼我过去。我的脚动了动了,走了几步,我立刻浑身一震。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恐怖小说,有一个桥段就是梦里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若是那声音叫你去哪儿,千万别去。否则就会被鬼给招魂,带走。

虽然…我肯定是不怕的!但是…我还是不要过去比较好,万一掉河里了呢,我可不会游泳。

见我站在原地不动,那人影挥手挥得更勤快了,甚至叫我的声音也越来越响,渐渐的有些刺耳了。我试图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却发现做不到。而我明明立着不动的身体,却开始一点点往河对岸挪。

我吓得大叫,可我的声音却出不来。忽然,额头上一阵疼痛,让我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嘘!别叫,是我!”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惊奇的看着渊栖棠。没错,真的是他。这个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他正拽着自己的衣服,倒挂在木梁上。想起方才他伸手弹我,我倒是没动气,反而有些感谢。

“喂!怎么了?说话呀,才一日不见,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好好听我说,我跟皇叔商量过了,这几日你就好生在月府住着,不要往外跑。也不要多想,也不用多打听。就该吃吃,该喝喝,等到时候了,我和皇叔一定会来接你出去的。”

我静静的听着,点点头。

“我也不好多呆,刚才我是骗过了那个渊月,眼下若是再久,我怕他就找上门了。我要走了…你…你。嗯…我走了!”

我愣愣的看他从窗口一翻而出,而后几分钟,渊月就敲开了我的房门。

“你可曾看见……姑娘的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啊啊!!是啊是啊!

“咳咳…可看见什么异常?”

我很诚实的摇摇头,对,很诚实的!

渊月盯了我一会儿,左看右看,大概也没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便转身向外。走到门口,他又补了一句。

“若是身子不适,那便好好歇息吧。”

被那个噩梦一搅合,我也不敢再睡了。我起身,往身上裹了几件薄衣服,出门去池子边喂鱼。奇怪的是,池子里的鱼少了好多,而且在池子边缘,那些个角落里,有好几条已经翻了白肚子。

我越发觉得这个宅子变得冷飕飕的,鱼也不想喂了。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关上了所有的门窗,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一样,翻开了随身藏着的《毒草集》。

我一页页,看得很慢。这里头很多的草我都见过,有些更是路边院子里随处可见。我庆幸自己没有手贱去摘过,否则我早就魂归西天了。

我翻着翻着,又有些困意,我虽然狠狠拧了自己几把,可还是无力回天。最终我还是熟睡了过去,这一觉睡的很香,很甜。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午夜。

桌子上放着一些小菜和酒水……大约是我睡得太沉,连有人进来过,也没有察觉。我摸了摸那些菜,虽然有些凉了,可还是温的,这般天气倒是挺合适的。我坐到桌子边,一样一样的尝着。

别说,月府的厨子是真的好。从我一开始到这儿,我在这里尝过的每一样都精美异常,而且鲜嫩香滑、咸淡适中,不黏牙又不隔口。最难得的是,这苦瓜,居然做的一点也不苦。连我这个很讨厌苦瓜的人,都吃了好些。最后,这一桌子小菜被我吃的一干二净。若不是盘子不能吃,只怕这些盘子都用不着洗了。

吃饱了,我才想起来桌子上还有一小壶酒。我打开盖子闻了闻,不像是一般的酒,一点也不冲鼻子。我小小的倒了一杯,杯子里的液体是淡淡的黄,闻起来有股子清甜的味道,似乎是桂花或者别的什么花酿的。我浅尝了一口,有些微微的酸,但是不涩口。微微的甜,还有一点点酒的辛辣。好好喝…我抱着这一小壶酒,坐到床上。几杯下肚,身子终于暖了起来。

我拿着酒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喝着喝着,我突然想要唱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为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再人间~转朱阁啊~低绮户啊。”

我唱着唱着,又累了,最后就睡着了。

睡着的我当然不知道之后的事情。

月清秋一直都在,只是不愿出面扰了她的雅兴。这酒,是她离开之后,月清秋亲自酿的。见她还能唱曲儿,他心里的担忧也算是暂且放下了。

听了一会儿,声响越来越小。月清秋不由的,探头往里张望。见她熟睡,像是个孩童,嘟囔着嘴,还抱着酒壶。面目如桃花绯色一片,衣着散乱,裸着香肩。月清秋的心里有些乱,隔空运力,将那被子替她盖上,便匆匆的去了。

然而,连月清秋也未曾看到,那明明盖上的被子,在他离开之后,忽然被一阵看不见的奇怪力道给拉了下来。那些个酒壶、菜盘都飞到了空中,如孩童一般玩耍,上下飞舞。最终,尽数落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侯门贵妻:相公别挡道》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那一,才想)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那一,才想)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渊月)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渊月)了,只希望主角(那一,才想)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