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爱如烟雨了如尘》爱他烟雨了如尘 腹黑攻 爱如烟雨了如尘全文免费阅读

爱如烟雨了如尘

玄幻言情连载中

《爱如烟雨了如尘》由网络作家抚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母妃,柳月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八卦没结果,众人散,不是放弃而是往灶房方向去。 李芸生虽爱说八卦,不过当着主子面前她还是要收敛些,还是让灶房的人辛苦些吧。 看翼

|更新:2020-07-16 18:31: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爱如烟雨了如尘》由网络作家抚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母妃,柳月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八卦没结果,众人散,不是放弃而是往灶房方向去。 李芸生虽爱说八卦,不过当着主子面前她还是要收敛些,还是让灶房的人辛苦些吧。 看翼

《爱如烟雨了如尘》免费试读

八卦没结果,众人散,不是放弃而是往灶房方向去。

李芸生虽爱说八卦,不过当着主子面前她还是要收敛些,还是让灶房的人辛苦些吧。

看翼银烟一时半会不会有停下的意思,李芸生看累了又叹了口气,拿在手上的芸豆糕有些碍事,她缓缓将它递到自己嘴边:“莫不是又在想沈公子了?亦或是,在想魔尊?”

一想到,日后公主嫁的人倜傥风流才俊惊世,与公主出双入对好不登对。李芸生想入非非,忍不住独自咯咯傻笑,芸豆糕的碎末粘的满嘴都是。

忽一魔侍入院,有事禀报,公主似未耳闻,魔侍见她剑式招招厉害不敢向前,只能扬声再禀一遍:“启禀公主,今晚翼王为魔尊准备践行宴席,翼王派我前来询问公主是否出席。”

公主剑使得更快,不少飞石朝魔侍直撞,可尚未得知公主心意她又不敢离去,楞是被屡回击中。

一剑随跃,一招落地,剑入地三尺。

“若我要去,自会现身。”说罢,收剑,入房。

践行宴已开始,柳月宸与翼名律皆已到场,只是未见翼银烟出现。翼王寻魔侍,魔侍将模棱两可的答复照搬回禀。又等了半柱香,仍未见公主,翼名律让丝竹绕梁舞娘献技,只道赎罪陪笑敬酒。

自从他知道魔尊竟是个如此年轻的俊美男子,他那股被要挟嫁女的不安与怨恨的劲就消退了不少。虽魔尊不是女儿最初想嫁之人,可此人如此有能耐又是魔界至尊,想着日后女儿荣登魔后之位应该不会吃亏,翼名律开始坦然接受翼银烟即将嫁入魔宫的事实。

柳月宸并未追究,笑着举杯,对翼名律更是十二分的客气,颇有高门女婿纡尊降贵彬彬有礼的气度风范。

收到翼卫通传,得知翼银烟今夜并未出席,元婉莲便前往银燕殿陪同进食。翼银烟自然高兴,顿时有了食欲,吩咐备好美酒佳肴,母女二人,浅尝美食,小酌几杯。

头上步摇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元婉莲虽有年岁,可举杯青葱柔若无骨,凤眼迷朔。她是出了名的端庄典雅,与女儿一同微微醉意,却仍旧卓越风姿,恬静佳人。

“烟儿,你告诉母妃,今日你可是见到那魔尊了?”

“母妃如何知晓的?”翼银烟看母妃不回话,恍然大悟,“今日一见是母妃安排的?”

元婉莲笑,嘴角梨涡现:“先不管这些,你且告诉我,他长相如何?”

翼银烟假意漫不经心:“母妃以为如何?”

元婉莲灵眸流转,赞叹道:“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听着母妃形容,翼银烟脑海浮现柳月宸的模样,他慢慢靠近,对她说了一句话:“柳月宸是本尊的姓名,你的确有资格叫本尊‘月郎’,也只有你能。”

他的手抚上她额前的飘碎……

翼银烟一激灵,速速饮一杯定定神。

“母妃知晓,你并非真心实意接受这场姻缘,原本我比你更忧虑,生怕这场不登对的姻缘会委屈了你,未曾想,前几日他为表诚意竟然露了真容!说真的母妃与你父王初见时真是吓了一大跳,好久的未能回过神来。烟儿,如此天大秘密竟愿意为你而公开,此番付出自是诚意十足的。见他对你还算用心,你父王也才心宽了些,终于能睡个安稳觉。”

“那夜你遇刺,母妃吓得魂飞魄散,万幸的是他去为你送狐裘正巧前往银燕殿,这才碰巧救了你。或许,这就是你们的缘分吧。”

虽然女儿没有看向自己,但元婉莲知道她有在听。她与翼银烟本就千杯不醉,半壶忘忧仅为助兴,二人才刚刚开席,翼银烟不可能神思不清。

“夫妻之道,自是琴瑟和鸣最羡煞旁人。母妃知道让你立马放下沈公子是强人所难,但我希望你能放下过去重新开始,试着去接受眼前人,莫要一味地拒绝,这对你和他都不公平。”

提及沈玉恒,翼银烟的反应仍旧不减:“母妃,我需要一些时间……”

元婉莲明白,拍了拍她的手,安慰着:“话虽如此,可是烟儿,接下来母妃要说的话你可要仔细听好。”话题一转,元婉莲似乎还有重要事情交代。

一收慵懒,翼银烟端坐看向神色正经的母妃,听她娓娓道来:“魔尊当年不过是区区小儿就能获得魔帝也就是当年的魔尊大力支持与赞赏,数十年就夺得亲魔之位成为内定的后继人选,只需百年他就登上至尊之位,可见此人的谋略手段非同一般,不容小觑。伴君如伴虎,日后即便你贵为魔后,在心里对魔尊一定也要多几分忌惮,切莫放肆触其底线。”

“魔宫不比翼王府自在,宫中人实力较量未曾间断,你年纪尚轻且尚未确定魔尊视你为何等分量,更是要懂得谨言慎行,对宫中人断不可十分轻信。”

“如若能容,便不要过分争风吃醋,除了情爱,还要为自己留一条活路,当然也不得让他人欺负。如若不能容,那你就要狠下心来,既要争宠,那便做宠冠后宫唯一一人,暗地手段切莫心慈手软。”

听到后面,翼银烟蹙眉打断:“母妃,您言重了。烟儿觉得不会走到那一步。况且日夜算计,心不会觉得累吗?”

王妃叹了口气,溺爱地抚摸女儿的头:“我的烟儿还未经世事,也罢,你机智聪慧,日后你自会懂得母妃何意,此时你只需谨记便是。”

有什么好争,她又不爱柳月宸,要是日后他不来骚扰她最好。

她假借酒疯投入母妃怀中撒娇:“是,女儿记住了。”

“明日一早,魔尊一行便离开翼王府,烟儿如若无事,就过来与母妃一起送送他吧。”见她不作答,元婉莲也不强求,只笑她矫情。

该说的话已说完,元婉莲再逗留片刻多饮几杯便提早离开为宴中人安排醒酒事宜,留翼银烟一人独坐。

今晚宴会准备得还算周全,酒足饭饱心满意足,柳月宸酩酊大醉,在众魔侍的搀扶下勉强走回房中,身躯一碰到床便软软倒下酣睡不醒,众魔侍稍加照顾便悄悄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察觉房内一丝微风拂面,他朗目睁亮坐起,面无表情,轻敲床沿两下,一模糊黑影落地。

片刻后,又一挥手,黑影消逝。

柳月宸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

今日往未来岳母处问安送礼一举果真奏效,能与倾世容颜的佳人正式地说上话,倒也不枉他特意奔赴一场。

想起自己适才饮酒时,瞧见翼银烟躲于殿门附近的屏风处偷窥,柳月宸不禁一笑,勾起的唇角在黑夜里筑下一片狡猾的阴影。

“你逃不掉的。”

《爱如烟雨了如尘》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抚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母妃,柳月宸)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抚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爱如烟雨了如尘》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母妃,柳月宸),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