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权宠狂妃》权宠可炙 straight(直人文) 权宠狂妃免费阅读

权宠狂妃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权宠狂妃》是以沫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盛清芸,盛彦,书中主要讲述了: 混乱来的快,去的也快。 盛清芸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两骑快马已经远远离开,朝城门的方向而去。 “真正大侠风范,难怪良喜说我的气质

|更新:2020-07-15 00:31: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权宠狂妃》是以沫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盛清芸,盛彦,书中主要讲述了: 混乱来的快,去的也快。 盛清芸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两骑快马已经远远离开,朝城门的方向而去。 “真正大侠风范,难怪良喜说我的气质

《权宠狂妃》免费试读

混乱来的快,去的也快。

盛清芸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两骑快马已经远远离开,朝城门的方向而去。

“真正大侠风范,难怪良喜说我的气质最适合去无影楼!”

一旁,盛彦颇有些向往的自语道。

一句话,惊的盛清芸瞬间从沉思中回神,一巴掌拍在盛彦的胳膊上。

“身为朝廷官员子女,要是不想父亲打断你的腿,还是别想了!”

顿了顿,盛清芸又道,“其实,无影楼之人有大侠风范,外祖更有!铠甲披身,冲锋陷阵,杀敌报国,岂不更英武?”

“咦,妹妹说的有理啊!”盛彦挑眉,一副思索的模样。

盛清芸见此,微微松了口气,只要盛彦不反感她的话就好,至于能不能改变盛彦的命运,不急一时。

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做。

放盛彦在旁边思考,盛清芸转头,迅速在人群里寻找方才喊出“无影楼”的人。

许是重生一次真的气运加身,没费多大功夫,她便在不远处的惠民斋门口找到了想找的人。

那人挑着扁担,看样子像走街卖货的货郎,此时正在惠民斋门口同周围的路人讲述无影楼的事迹。

毫不犹豫,盛清芸走上前去静静听了片刻,待街道恢复秩序,人们四散开去,卖货郎要走时一把拉住了他。

“这位大哥,听你这般了解无影楼,不知你可知晓该去哪里寻他们?”盛清芸道。

一句话,惊的卖货郎扁担两头竹筐都猛的晃荡了下,然后一脸惊恐的拉过盛清芸,“小姑娘,别听我讲无影楼威风,可他既是个收钱办事的地方,也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地方,可不是你这样的小丫头该打听的。”

“刚才我说的,你也就当个乐子听听,万万不可当真,万万不可!”

不知是被盛清芸吓到了,还是无影楼真的很可怕,卖货郎说完,也不管盛清芸阻止,挑着扁担转眼就消失在了来往行人中。

“哎呦,大夫大夫!”

卖货郎前脚刚走,苦思中的盛彦突然回神,大叫着冲过来拉起盛清芸就进了惠民斋的大门。

惠民斋里面人不少,但自小被苏氏故意纵着长大的盛彦才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

几步过去一把抓过掌柜的,就表明了来意。

盛清芸没拦,因为她知道盛彦的性子不可能一下就改变。

掌柜虽不惧盛彦,但盛府好歹是三品高官之家,遂当即安排了医馆里有名的坐诊大夫随两人一道往盛府去。

只是,跨出医馆前,出来相送的掌柜,趁盛彦和周围人不注意,低声同盛清芸道,“姑娘找无影楼是买山还是买水?”

什么买山买水,突然听到这话的盛清芸根本不懂是什么意思。

掌柜见此低笑一声,“听不懂也正常,山也罢水也好,姑娘若真有需要,每月逢四来惠民斋找小人便是。”

他话落,也没等盛清芸回答,转身走回柜台处又忙了起来。

一切不过须臾间,快的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直到走出丈许,盛清芸回头看悬于门梁的牌匾,都不敢相信惠民斋竟同无影楼有牵连。

等回到盛府,又已经过了三刻钟。

萱薇阁,先前的慌乱已不在,苏氏和盛清蕙已经被盛鼎昌命人请来的大夫诊看过了。

此刻,正哼哼唧唧的躺在床上。

其实伤势并不严重,毕竟中秋时节的天气,壶中的水早没有刚烧开时的温度。

可苏氏怎么能放过讨巧卖乖的好机会?尤其盛清蕙,一招卧床,更是成了金枝玉叶一般。

盛清芸三人都还没进萱薇阁,就被张妈妈拉着往厨房跑。

“哎呦,我的大小姐,您这是去哪儿了?这一府一院的人可找了您半天了。”

“走走,快同奴婢走,老爷吩咐您给二小姐做奶点心,凡是会的都做,有多少做多少。”

根本不给盛清芸反对的机会,张妈妈大手像两只蒲扇一般抓着盛清芸就走。

做为心腹,她已经知道先前房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敢害的夫人和二小姐受伤,她不替主子好好出口恶气,算什么忠仆!

张妈妈打算的好,盛清芸也没反抗。

虽然不知苏氏是如何同盛鼎昌说的,但于她而言指定不是什么好话。

既如此,争辩反抗也无用。

再者她正想去见小荷娘一面,如今也不用再寻借口了。

亲眼看着盛清芸进了厨房,张妈妈才不愿陪她烟熏火燎,转身扭着粗壮的腰就走。

这正中盛清芸下怀,当即找了个由头就将小荷娘叫来了身边。

短短一天,这是小荷娘第二次见到盛清芸,却再也不敢有任何小觑之心。

“大小姐,您唤奴婢有何事吩咐?”

趁着旁人没注意,小荷娘凑上来小声问道。

“母亲她,是否也喜奶品?”盛清芸直截了当的问。

自然,这里的母亲不是苏氏苏芷萱,而是亲母苏芷伊。

因为听小荷说起盛清芸突然吃奶点心的事,小荷娘一点不惊讶盛清芸会这么问,也早就回忆起了答案。

“不吃的,夫人和小姐大少爷一般,都不喜的。”她道。

“刷”一下,盛清芸扭头看来,眼神锐利,“确定没有记错?”

小荷娘郑重点头。

盛清芸嘲讽的笑,到了这时候,她竟还有那么一丝期望,期望上辈子只是场梦,而她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兄弟。

愚蠢,荒谬!

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盛清芸将心底最后一丝期望掐灭。

也就在这一瞬间,她惊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

苏芷伊的死!

她亲母的死!

前一世,盛清蕙怒言是苏芷伊抢夺亲妹姻缘,遭报应难产而死,妹妹苏芷萱(也就是如今的盛夫人)这才有机会李代桃僵进了盛府大门。

可,若苏芷伊并非难产而死,而是……

想到前一世的遭遇,盛清芸越发觉的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也越发觉得盛府肮脏不堪,令人作呕。

她拼力稳住心神,侧首低声对小荷娘道,“准备一套便服,后日牛乳不足,我需亲自出府采买,只为替祖母和母亲妹妹制作新式奶品!”

后日,八月十四。

《权宠狂妃》精彩评论

    肤浅的民族主义者上蹿下跳的太狠了,这书你谈什么跪舔洋奴只能暴露你不懂汉语——不懂汉语当什么皇汉,还嫌自己不够丢人?通篇阶级叙事,讲的就是小资产阶级(中产)的脆弱,看的就是500废的丑恶。这也是所谓真实感的来源。只懂意淫和自卑的无能狂怒分子讨厌这书是理所当然的——审美跟不上看不明白啊。这书不给五星的原因是本质上是跑团记录,文学性人物塑造都差,冗长缓慢这都是没必要反驳的缺点。因为这书就是大家其乐融融的游乐场,指着抄袭跳脚仍然是不知道自己丢人反而自豪的无知所致,你知道这书怎么写的吗?从同人作者(以沫)到作者(以沫)再到读者,对这相关的问题都是门清的,大不了弃坑不写了。这短评就是为了看耍猴而写的。请猴自行签到。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