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爷在上妃在下》霸道王爷的男妃怀孕了 女体化 王爷在上妃在下kuso

王爷在上妃在下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欧阳永,甄陶的小说《王爷在上妃在下》此文是涩涩爱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惊惧的眼神只期盼如沁的从天而至,来解救她的苦难,眼前男人那眸中的噬血让她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寒颤…… 摇摇头,闪闪眼,“沁儿,又是你

|更新:2020-06-29 00:31: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欧阳永,甄陶的小说《王爷在上妃在下》此文是涩涩爱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惊惧的眼神只期盼如沁的从天而至,来解救她的苦难,眼前男人那眸中的噬血让她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寒颤…… 摇摇头,闪闪眼,“沁儿,又是你

《王爷在上妃在下》免费试读

惊惧的眼神只期盼如沁的从天而至,来解救她的苦难,眼前男人那眸中的噬血让她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寒颤……

摇摇头,闪闪眼,“沁儿,又是你吗?”大手猛的侵上了女子纤细的脖颈,恨不得一下子就掐死了她一样,冷笑着,“沁儿,你代替她吗,那琴声真象,只可惜了呢……”

“啊……不……奴才是之晴……”挣扎着说出,只盼有一个人能前来救她。

那大手的力度瞬间减弱,“你不是柔儿,你不是沁儿,你是谁,是谁,滚……”掌风拍去,之晴猝然倒在地上,唇角的鲜血汩汩流出,却在为着自己不是如沁而暗自庆幸,那女人倘若回来,只怕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冷冷一笑,只慌忙爬着退出了轻展轩的视线。

飘荡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那淡淡的残留着的如沁的轻愁,那水漾的眸子里的湿意仿佛就在眼前,“不……”他低吼,飞旋而出……

屋外,栅栏边。

迎着风,如沁如坠落凡间的仙子般出现在门前那零落的花树下,无人打理无人浇灌,所以那花开也是散乱。

轻拈了一朵小花,置在唇边,明日里她要好好的收拾下这属于她自己的领地,欧阳永君的话告诉她逃离飞轩堡是不能指望那远处的深山的,所以在设法离开飞轩堡之前,她要让自己安静快乐的度过每一天。

既然选择了生,那么她便要认真努力的活着,活出自己生命的精彩来,相信自己,总没有错的。

清爽的笑浮在脸上,花不堪比,只让那站在栅栏边的甄陶暗暗的叹息了,该来的她终是躲也躲不过。

远远一掠,习惯了一切的他只能守着一份缭乱……

那低弱的叹息却被如沁在瞬间捕捉到了,可是当她的目光追随过去时,身后一只大手已猛然抓住了她瘦弱的纤肩。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男人的怒气。

痞痞的,男人转过了她的身子,星空下,那酒气直喷到她的鼻端,一个干呕,刹那间晚膳吃下的那一点可怜的食物只被如沁抛弃了,却是抛弃在轻展轩的衣袍上,滴嗒而落……

如沁震惊的看着那秽物,下意识的伸手欲去拂去,她不是固意的,她真怕轻展轩那山雨欲来时的风满天……

小手却被轻展轩宽大的手掌瞬间抓在掌心中,紧握着,仿佛一松手她便会随风消逝一样。

柔儿,你很痛吗?

我让她来陪你,陪着你一起痛。

“撕啦……”之晴粉色的衣袍已然碎裂,雪白的里衣张扬在夜色中,是那么的醒目。

惊惧,伴着她的隐忍,似乎她只有忍受的道理,这男人,她注定没有与他相抗争的筹码吗?

来不及思索,来不及想到那要逃开他的办法,人已被轻展轩瞬间横抱在怀里,裙角的露珠冰凉了她的脚踝,隐隐还是昨天那样的痛意。

那浅黄色的药膏,她曾经以为是他……

迷朦中,身子只如蝴蝶般的被他翩然抛落在床帐之中。

心神慢慢回复平静,如水的眸子看着男人那双写满凄凉的黑瞳,欧阳永君的话瞬间飘来,今天是婉柔的忌日。

所以他才会醉酒,所以他才会如此的仿佛残冷无羁。

而她,只是他梦中深爱女子的一个替代的噩梦吗。

为什么只是她,为什么不是美人苑里无数佳丽,为什么他只偏偏选择了冷月轩。

只手缚住了她的双臂,雪白的里衣一片一片如花开般漫去,仿如那一日的树丛中,他的眸眼冷冷中泛着寒意,却在瞬间让她的世界猛然坍塌……

火红嫁衣的碎片揉合着此时那片片飞舞的雪白,清亮的眸子里是抗拒,却没有泪的流淌……

不该,一分都不该是他对她的恨意。

她是为谁,为谁承接了一辈子的伤,一辈子的纠缠,一辈子的凄伤。

而幸福,一眨眼就如泡沫般飘去了。

恨,其实该恨的是她,而不是他。

唇齿间的血的腥咸与他眸中的血色呼应着,冰冷混合着抖动,他的每一下带给她的不是踏实,而是无边的冷意。

没有怜惜,没有温存,让她的心如一艘小船般飘荡在风起云涌的浪尖上。

“今夜,你背叛了你的婉柔。”不管他为何如此冷酷的对待她,她都为他心底深处的那个女子而暗暗不值,婉柔的忌日,他却与她在一起,这算什么,是报复还是男人可笑的需要,这不是他的理由。

轻展轩一颤,似乎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如此冷静的述说着一个事实,的确,他的行为的确是背叛了他的婉柔,惩罚的方式可以有千种万种,而他却选择了这最让人难以解释的一种,他可以把她送去娱人院,亲眼看着更多更多的男人对她……

可是没有,即使强势,即使冷然,可是在身体与身体接触的那一刹那,仿佛他与婉柔的一切重新又再现在他的面前……

如沁的唇角绽开了一抹花儿笑,仿佛清香拂荡,终于写下了属于她自己的一次美丽。

酒醒,瞬间清醒,嚯然起身时,禁不住饶有兴味的看着床上身无一物的如沁,如雪般的肌肤早已染上了片片粉红,仿佛朵朵桃花开,只诱人去采撷。

该死,他怎么可以把她当成了柔儿。

冷冷的后退,他刚刚错了,错的离谱。

“宁如沁,你说,这么晚了,你去哪里鬼混去了。”口不择言,第一次觉得在女人面前自己是如此的狼狈。

可是,他的骄傲不允许,所以她的惩罚依旧还要继续。

静静的转首,面向床里的同时,伸手抓起被子悄悄的想要盖住了自己果露的身子,男人那冰冷的目光即使看不到,也让她冷冷刺骨。

静寂,混合着男人浊重的呼吸声,手中的拳头紧握,似乎这世界里最对不起的他的就是眸中的女人。

她对不起他,对不起柔儿,她该死。

猛地扣住如沁的颈项,指尖泛白,全身的力度都集中在女子的身上。

黑暗中,独有四目闪烁的相对,他的是残忍,是欲要摧毁她意志的狠戾;而她的,却是淡然以对,仿佛那缚在她颈项上的只是他温柔的抚触。

指力加重,呼吸在瞬间停伫,死吗,至死她也不会求饶,只是她又一次的辜负了欧阳永君那个如诗一般的男子的期许,虽然她已不再渴望死亡,但是眼前的男人却似乎要把婉柔的忌日也变成她的。

那么,来吧,她会迎视一切的苦难,再苦再难,却难不过那一日她的火红嫁衣被撕裂的那一刻……

悄绽的笑中那微不可见的小梨涡仿佛盛满了香醉的酒,她如罂粟般的妖娆,她如昙花般的只想花开即去。

那花开,那无视中的淡然让他的手指瞬间颤抖,无意识的松开后才惊觉自己心的柔软。

不,他逍遥王何曾软弱过。

抓起那枕上如墨如锦缎般的长发,一个旋起,如沁的身子如一只翩翩的蝴蝶嘭然摔落在冷硬的墙壁上。

眼前火星四迸,赤娇的身体上那点点晕红更加的清晰了,所有的骨架只如散开了一样让她再也无法动弹。

“贱人,你说,刚刚你到底去了哪里?”他酒醉可是意识却没醉,他来的时候她居然该死的不再,“脚伤才好了,就急着去会情郎吗。”

无声无息的,如沁只是默默的将他的话抛到半开的窗外,她越是回应男人的叫嚣他就却越是得意吧。

拾起了那碎裂的一片里衣,轻嗅着,却仿佛还残留着她滑腻肌肤的温度,只是为什么那上面却有一抹不属于他的男人的味道,一股香气,他记得,只是头痛的他一时想不起来这是谁人身上的味道,“说,那男人是谁。”

望着男人那在片刻间恢复的洞穿一切的冷然,如沁猛然打了一个寒颤,难道他看到了夜色中她与欧阳永君的一切吗,可是她与欧阳永君真的什么也没有做。

没有,她与他都是清清白白的。

依旧无声,说了只会惹来无尽的祸端。

蜷缩中身体越来越冰冷,夜深时风寒露重,湿气在慢慢的侵袭着她的身子,只让那仿佛被摔散开的身子渐渐颤抖。

倨傲的眸子里却没有任何的怜惜,突然间她与男人幽会的事实让他恼怒了,优雅的弯下身子,指尖捏住了她的下颚,“说,是谁。”

摇头,她什么也不说,这是对待这个男人最好的办法。

“甄陶……”他的声音清亮的透过夜色传到了屋外。

立刻有一道影子飞速的奔来,“爷……”甄陶在等待轻展轩的命令,每每如此简捷的叫着他的时候都是轻展轩怒气勃发的时候,他的心里不免为着屋子里那个倔强的女子再一次的捏了一把汗。

袍袖一舞,那散落一地的衣衫与鞋子顿时聚在了一起,“拿了,去查一查这女人刚刚去了哪里,又见了什么人,明天给我答案。”

甄陶正欲尴尬的进了屋子里拿了那些东西,突然间轻展轩低喝道,“等等。”

《王爷在上妃在下》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涩涩爱)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王爷在上妃在下》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