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全文免费阅读 百度云 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RPS

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

古代言情已完结

《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作者:紫兰蒂丁,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慕容,文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两人的背影慢慢离开山顶。 谷底,山环水绕,溪流有声,岩壑林泉,清幽绝佳,既无外界之嘈杂,又无山顶之寒冷。 一座小屋落于崖壁底,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09:31: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作者:紫兰蒂丁,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慕容,文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两人的背影慢慢离开山顶。 谷底,山环水绕,溪流有声,岩壑林泉,清幽绝佳,既无外界之嘈杂,又无山顶之寒冷。 一座小屋落于崖壁底,屋

《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免费试读

两人的背影慢慢离开山顶。

谷底,山环水绕,溪流有声,岩壑林泉,清幽绝佳,既无外界之嘈杂,又无山顶之寒冷。

一座小屋落于崖壁底,屋内虽不华丽,绝对清雅舒适。

桌上,白发老人停下筷子,看着狼吞虎咽的慕容璃。“孩子,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少吃点,别撑坏了肚子,桌上我准备的是三人的饭菜,你师哥……”

慕容璃听见师哥二字,明显愣了一下,接着又继续狼吞虎咽,借着食物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愉快。

要是在现代,失恋了可以去大购物,刷卡刷到暴,可是在这个年代,地方不允许。购物想都别想,她是谷底的主人,这里的东西全是她的,想要什么拿什么。想要发泄,除了猛吃之外,还可以去砍树,钓鱼,锄草。

见状,白发老人除了摇头还是摇头。

她曾经也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面对这丫头,她还真没辙。

慕容璃解决掉桌上的饭菜后,对着白发老人,深深吸口气,强勒出一抹笑道:“外婆,我明天要离开了。”

砰!白发老人手中的碗滑落在桌上。

拉着慕容璃的手,一脸担忧的问道:“孩子,你真的决定这么做吗?”

“嘿嘿!我有选择的余地吗?”声音透着一股凄凉。“师哥都不敢违背圣旨,我又怎么敢违背。”

“孩子,我们可以离开这儿,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生活。”圣旨在她眼里形同废纸。

“在这谷底已经没人认识我们。”除了花草树木,动物还有就是睡在屋里的小孩子,在这谷底谁认识他们。

“孩子,你不喜欢他。”白发老人望着慕容璃凄凉的笑容,握着的手,越来越紧,紧得都快把她的手握断。

这样的慕容璃,她不喜欢。

“两个人彼此喜欢对方,终究还是不能在一起,生命中没有师哥,嫁给谁已不重要。”她与师哥有缘无份,只愿来生再与他结成连理,有缘无份,人生悲剧,有份无缘,人生无奈。

“孩子,你是因为那封书信?你怕抗旨后皇上诛灭慕容家九族,所以,即使你不喜欢也要嫁给睦王爷。”白发老人不问圣旨,只问书信,如果圣旨管用,慕容家也不会暗渡陈仓把书封交给她,早知她就不把封书给丫头看。“孩子,慕容家如此待你,你何苦要为他们牺牲自己的幸福。”

幸福!幸福是什么?

以前她认为自己的幸福,唾手可得,可是现在,幸福离她很遥远,比天上的星星还难摘。

“慕容家是兴是亡,与我无关,我不能把二姐推向断头台。”封信上写些什么,她不记得了,只有一句才深深的烙入她心里。“届时你二姐,将是第一个推向断头台的,因为是她向皇上请旨。”

别说九族,就是杀光姓慕容的人,她都无动于衷,她只在乎一个人,慕容家的二小姐,慕容紫。

头上烈日如血,四周青山如黛,山林间蒸发着腾腾暑气。慕容璃一身白衣,蹲在小溪边擦脸,她很想喝水,在二十一世纪身为医生的她,很注重饮食起居。像这些“纯”天然的自来说,宁可渴死,也不贪饮。更别说像那些饥不择食的人,一见水源,二话不说,跳进去牛饮一番再说。

洗好手之后,坐下,取出腰间挂的竹筒,扒开木塞,送到嘴边,轻轻饮一口。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她怕热,更怕冷。夏季和冬季是她最难过的日子,以前有师哥在她身旁,现在……

慕容璃摇了摇头,摇掉那些过往,把竹筒挂回腰上,靠在旁边的大石上歇息。

休息一会儿,慕容璃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两块小小的薄膜,像隐形眼镜,拿出来贴在眼珠上。瞬间,碧绿色的眼珠变成黑色,深深吸口气,拿起旁边的包袱站起身,继续赶路。她拒绝了慕容家为她安排的马车和丫环,留下一封信,独自上路。“成亲之前,我一定出现在帝都。”

树林深处,上百名黑衣人正围攻几个人,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像是普通的商人。其中一个穿着华丽衣衫,温文儒雅,俊逸不凡,只可惜,身有残疾,坐在轮椅上。

身边几个穿着同样衣衫的男子,持剑相互,大有誓死相护的决心。

“杀,一个不留。”站在其中的一个黑衣人一声令下,所有黑衣人持剑,一拥而上。

“杀。”声音坚决,势如破竹。

“保护公子。”凌空跃起,落在黑衣人前面。

瞬间整个树林,杀气腾腾,烈日透过茂盛的树叶,散在地面上。

男子坐在轮椅上,摇着折扇,温文尔雅的脸上一点畏惧也找不到。

黑衣人太多,每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那几个人也不弱,但是,面对强敌,不难看出他们应付的很吃力。

黑衣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那几个人也好不到那儿去,仅任凭着意志,身子才没倒下。血流在地上,浸入土里。

撞剑声,嘶吼声,在树林里响起。

带头的黑衣人,纵身落在残疾人前面,长剑指着他。

“谁派你们来的。”残疾人优雅的问,语气平静无波澜。

“去问阎王。”剑尖对着残疾人的喉咙,脚下加快迅速。

“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唰!合起折扇,手一挥,折扇打偏长剑。突然,一股香气飘入他鼻内,皱眉,打开折扇,捂住鼻子,已晚。“卑鄙。”

这两个字挺多余,如果不卑鄙,就不会一身黑衣,另加蒙面,直接与他相见。

“声东击西,三皇子不会不知道吧?”黑衣人冷笑一声,问道:“你说,如果让燕麦国的国主知道,自己的三皇子死在月牙国境内,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呢?”

“你们想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残疾人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啪啪啪!

“聪明,不愧是燕麦国的三皇子一点便知,只可惜……”黑衣人上下打量他一番,惋惜道:“如果三皇子不是身有残疾,我想太子之位一定非你莫属。”幸灾乐祸居多。

“幕后主使者是谁?想要我的命,也得让我死得明目。不是吗?”他倒想知道,是那个借机挑起燕麦国和月牙战争,自己好浑水摸鱼。

黑衣人斜身,双手按在轮椅的扶手上。“无可奉告……啊……”黑衣人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七孔流血,全是黑血。

不告诉他,他也没必要留他,先下手为强。昔弱,天下剧毒,沾上一点,可瞬间毙命。

残疾人怎么了,一定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别靠近他,燕麦国的三皇子以毒成名,他师傅是西域国临渊派掌门人的关门弟子,用血滴子对付他。”黑衣人大喝道。

“该死的。”残疾人一声咒骂,退下温文尔雅的面具,换上一张冷血的面孔。连他另一个身份都一清二楚,看来这批杀手不简单。

“保护公子。”伤痕累累的侍卫,纵身落在他家公子面前,血滴子落在他身上。

咻的一声,一具无头尸体诞生,砰!倒地。

残疾人冷冷的看一眼为他牺牲的人,没有感激,这是他们的使命,也是他们的责任。

接着又是一个,二个三个……直到站着的人只剩下四个。

“文青,带着公子走。”推开身边的人,持剑冲进黑衣人里,坐以待毙等死,他不会。

走?往那儿走。

文青想了想,也冲进黑衣人里大开杀戒,剩下的两个,对视一眼,冲,留下残疾人。

“公子。”四人异口同声叫。

残疾人闭上双眼,等着死亡的降临……

千钧一发之即,一道光闪过,残疾人睁开双眼时,黑衣人全倒地,自己的侍卫呆呆若木鸡的站着,然后就揪见一个白影从树林中飘过。

“风刃。”残疾人看着黑衣人的伤口,全在喉咙处,不深不浅,刚好可以毙命,惊呼出声。

“风刃,灵山婆婆的绝学,以一敌众,一招毙命。”文青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险。

“灵山婆婆,她返老还童了吗?”刚才推开文青的那个人,疑惑问道。他看见的分明是个十多岁的姑娘,几个人中就他一个人看见她。虽然没看清容貌,但他可以肯定她绝对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

“灵山婆婆,也可以收徒弟。”另一个人没好气道。

四人跪在残疾人面前,异口同声道:“三殿下,手下有罪。”

护主不利,死罪。

“起来吧,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残疾人又换上温文尔雅的面孔。

“是。”四人站起身,推着轮椅,向树林外走去。

破庙里。

“夏雨琴,把蛊母交出来,我们主子可以饶你不死。”

“交出蛊母可以,但他必须娶我。”

“休想。”靠在墙上的男子想也不想的拒绝,旁边有个身穿烟云蝴蝶裙女子正为他把脉。

“主子,你先别激动。”女子拿着丝绒手帕,帮男子擦汗。

《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紫兰蒂丁)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慕容,文青)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紫兰蒂丁)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和亲庶女之绝情冷帝》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慕容,文青),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