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原来大佬的白月光是我 健全文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娘受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见十四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原来白月光是我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稚颜,木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到了靖王府大门,苏稚颜掀开帘子刚准备下车,马上就有眼尖的守在门口的丫鬟看见了 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扶着苏稚颜,“小姐,你慢些啊” 苏

|更新:2020-06-24 09:31: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见十四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原来白月光是我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稚颜,木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到了靖王府大门,苏稚颜掀开帘子刚准备下车,马上就有眼尖的守在门口的丫鬟看见了 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扶着苏稚颜,“小姐,你慢些啊” 苏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免费试读

到了靖王府大门,苏稚颜掀开帘子刚准备下车,马上就有眼尖的守在门口的丫鬟看见了

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扶着苏稚颜,“小姐,你慢些啊”

苏稚颜瞧着这丫鬟眼生,不敢蓦然相信,略有迟疑的看向她衣襟处的绣花

判断是不是自己院子里出来的人,只需要看衣襟绣花样就知道,旁人绣的是鲤鱼或着枝叶,唯独自己簌衡院的丫鬟绣的是山茶花

苏稚颜看着那朵小小的山茶花后,便放下了心,搭着丫鬟的胳膊下了车,小心翼翼的从侧门进了宁王府

倒不是苏稚颜害怕遇上刺客歹人,而是怕遇上父亲的心腹和眼线,自己仅有的几次偷溜出府,最后无一不被父亲发现

一次是去看望被陆伯父打得下不了床的陆珩之,一次是去送陆珩之陆小将军上战场,每每一回府,迎面就遇上父亲的部下

最后的后果都很悲凉,因为自己的晚饭时间是在书房度过的,父亲母亲还有那个比自己还皮的弟弟都吃完了,她还在抄着祖训

最后还是母亲求情,这才作罢,只说下不为例,苏稚颜饥肠辘辘的从书房里出来坐到饭桌上时,满脑子都是,族谱上的各种条条框框

诸如什么尊天敬地,合顺日月;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依从时命,安之若素等等,让人头大不已

现在想想,还是怕的得慌,于是苏稚颜觉得这次母亲又不在府上,没人替自己求情,一定不能让父亲发现,还是从园子里绕一段路比较稳妥

苏稚颜熟练的在园子里绕着路往自己的簌衡院走,边走边问,“怎么在门口候着我,木棉她们呢?”

小丫鬟扶着苏稚颜说,“回小姐,王爷出门前来寻了小姐一次,如今这时辰怕是准备回来了,木棉姐姐一时走不开,便嘱咐奴婢去侧门候着”

苏稚颜头痛的叹了叹气,一张小脸上,透着无奈和悲凉问,“父亲可发觉我不在房里?”

心里默默想着能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混过去,顺便在心里想念一下母亲,上次能够被父亲轻拿轻放,小惩大诫,还是因为有母亲在一旁求情

可如今,母亲带着弟弟去外祖家了,只剩自己一个人承担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痛

那小丫鬟一边替苏稚颜拂去前方的枝叶一边答,“没呢,点翠姐姐只说小姐昨夜温书晚了些,还在睡,王爷便出门去了”

“还好还好,快,走快些,趁父亲还没回来,赶快回去”听到父亲还没回府,感觉自己还能抢救一下,就像是枯木逢春一样的苏稚颜扶着小丫鬟,缓了缓,一把抓住丫鬟就匆匆忙忙往前跑

“点翠,快,帮我梳妆”苏稚颜从暗门进入簌衡居后,就急忙唤人

点翠从外间走进来,挑起帘子,见苏稚颜好好的坐在梳妆镜前,松了一口气

回身叫木霜进来伺候,然后才进了内间

探身替苏稚颜把头上的发钗和步摇拆下,把发髻散开问“小姐想要什么样式的头发”

苏稚颜端坐在镜前,看着自己的三千青丝,一阵恍惚,总觉得这场景好像似曾相识

好像就是那梦里,自己一脸憔悴,而一个娇俏的妇人绕到自己身前抚着自己的发问:妹妹想要怎么死呢?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分上,姐姐定会满足你

虽说梦里自己坐在镜子前,应该将那人的长相看得一清二楚才对,可是苏稚颜再如何努力,始终看不清那女人的脸,倒是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苍颜白发,哪里值那妇人一句妹妹

那样的自己,与如今比起来,简直天上地下

点翠以为苏稚颜在想要换个什么样式的头发,便在一旁候着,恰好木霜进来,连忙说着,“木霜,你快去箱子里把小姐的那件如意云烟裙拿来”

这一开口就把陷入回忆的苏稚颜惊到了

苏稚颜暗想,这梦实在蹊跷,就像是真的发生一样,但这也太荒唐了些,关姐姐说的也不无道理,改日还是去找陆珩之说说吧,虽然梦里他

想到一半苏稚颜连忙打断自己,不对不对,关姐姐说了梦和现实终究是不一样的,所有梦里的陆珩之和现在的陆珩之也一定不一样

下定决心后,苏稚颜一抬头就看到满脸呆滞的点翠和木霜

而此时的木霜想的是,小姐怎么阴晴不定,一下纠结一下哀愁,别是出门这会时间遇上什么事了吧

点翠却是在内心小小惊艳了一下,自家小姐,长得就是国色天香,美人垂眉还是美人,只可惜了,小姐一向不爱打扮自己,就是出门时也是偏爱素净的打扮,这样的好颜色偏偏藏起来

苏稚颜回过神看见点翠对着自己的衣裙沉思,顺着她的目光看过来落在自己身上才发现,今日自己梦中惊醒后,太过心慌,穿着一身素裳就出了门

若是平时,也就算了,可最近几日做的那些梦,太过唬人,苏稚颜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活成梦中自己那个憋屈的样子,连带着,连这素净的衣服都有些嫌弃了

抬起头对点翠和木霜说,“挽个随云髻吧,把那条如意云烟裙收起来吧,我想穿前几日母亲送来的绣花百蝶裙”

点翠和木霜两人对视了一眼,满脸的惊喜不言而喻

自家小姐这是开窍了对吧,一定是这样的,点翠和木霜两人简直要喜极而泣了,那满屋子的绫罗绸缎,金钗钿合就摆着压箱底积灰,如今终于不用暴殄天物了

两人惊喜之余,嘴上还忍不住打趣到“小姐不是惯说夫人定的衣服不好,晃得眼疼吗?”

“小姐不是说,等哪日忙里偷闲了,定要好好改改奴婢们的审美,现在想来,是不是还是觉得奴婢们最好啊?”

苏稚颜听着两个丫鬟一人一句的打趣,放在从前,自己必会沉着脸和她们掰扯道理,可如今大梦一场,她有些怀念这样热热闹闹的场景了

于是就龇牙咧嘴的对点翠和木霜说,“那是为了给其他贵女们留几分面子,我平日里素钗淡裙都被她们明里暗里挤兑,我要是着华服”

说到这里,苏稚颜稍稍停顿,她想到梦里自己十里红妆的样子,便是自己瞧了也觉得惊艳不已,更何况那些夫人小姐,于是大礼当日就传出了不少风言风语

想着那些夹枪带棒的话,苏稚颜忍不住冷哼着继续说,“我要是着华服,必会被群起而攻之”

毕竟,女人的嫉妒心啊,有时也能要了人命,那个梦就是一次警醒,在那里摔了个跟头,也就算了,但苏稚颜怎么可能再被同样的招式扳倒

点翠和木霜只觉得,今日的小姐,特别明媚,但听到自家小姐这样明晃晃的自夸,还是忍不住“噗嗤”一身笑了出来

这一笑就得到的是苏稚颜恼羞成怒的眼神,可在她们眼里怎么看都像是娇叱,就像把一只不理人的奶猫惹急了,伸着爪子奶呼呼的威胁一样,实在是可爱的紧

点翠和木霜觉得,这样的小姐才是一个鲜活的小姐,不想之前,一个人闷着,只是苦了她们这些奴婢了,忍笑忍得实在辛苦

一阵兵荒马乱,终于是把那层层叠叠的长裙给换上,发髻给盘好了

苏稚颜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低头在紫檀描金木匣子里挑着发簪

点翠在一旁看着,有些不放心的想开口提醒,怕小姐挑的还是以前带的那些梨花发钗或者玉兰步摇,配着这身衣衫怎么看都不合适

但点翠刚准备开口,就被一旁的木霜给拉住了

好在,苏稚颜并没有让两位心腹太操心,苏稚颜从匣子里挑出了一支千叶攒金牡丹步摇往发髻上比了比问,“在家里戴这步摇,会不会过了些?左右也就是待会入座吃饭见见父亲”

苏稚颜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不等点翠霜影回答,又低头自顾自的挑起来,然后头也不抬的和安安静静在自己身后当背景板的两人问道

“对了,接我入府的一个丫鬟说木棉忙不过来是什么意思,怎么我回来这么久也看见她”

这时苏稚颜刚好挑好了一只合适的,不太过华丽的一只描金镂花长簪,坠着长长一条流苏,既精致又大气

木霜接过簪子,在苏稚颜的发髻上比着位置,得到苏稚颜的肯定后,才小心翼翼的将发簪簪上回道

“木棉估摸着小姐也该是要回来了,怕王爷回来察觉,就提着食盒在书房门候着王爷,若是那时小姐回来了,就请王爷尝尝小姐的手艺,若是小姐没回来,还能多拖会“

苏稚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晃了晃头,那流苏长簪也随着晃了晃,清脆作响,问,“我的手艺?父亲这么了解我,不用想也知道我不会做点心,这话一说,父亲肯定不信,还会觉得我又惹祸了”

苏稚颜站起来拍了拍衣袖说,“走吧,反正现在我回来了,那我就亲自去见父亲好了”

点翠一脸为难的看着苏稚颜说,“小姐,可你平日里无事都不爱去书房,你若是去书房了,怕是也会瞒不过去的”

苏稚颜拎着裙子跨出院门回头对点翠反问,“谁说我要去书房了,我去正门候着父亲,陪父亲用晚膳,还有啊,点翠你让人去知会木棉一声,让她别等了,吩咐厨房做好菜送去义厅,就去那等我”

说完就欢欢喜喜拉着木霜跑远了

点翠看着和往日比有些兴奋过头的苏稚颜,有些发愁,小姐变得不一样了,不闷着了,但现在这样反差又太大些

《原来白月光是我啊》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月见十四)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原来白月光是我啊》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