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耳洞》耳洞臭 父子文 耳洞801

耳洞

青春校园已完结

《耳洞》为识雨清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方云波三人冲进浴室,只见艾微背对着他们,而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里,却能将一切看得很清楚 艾微脸色苍白,左侧脸上沾了好多血,左耳耳骨穿着一枚

|更新:2019-12-01 09:36: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耳洞》为识雨清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方云波三人冲进浴室,只见艾微背对着他们,而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里,却能将一切看得很清楚 艾微脸色苍白,左侧脸上沾了好多血,左耳耳骨穿着一枚

《耳洞》免费试读

方云波三人冲进浴室,只见艾微背对着他们,而洗手池上方的镜子里,却能将一切看得很清楚.艾微脸色苍白,左侧脸上沾了好多血,左耳耳骨穿着一枚血红的水钻耳钉,显然是刚刚生生穿透,耳蜗被穿的地方正汩汩往下淌着血,打红了半边肩膀.搭在洗手台上的双手也满是血红.方云波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喉咙好像堵住了,胸口闷得厉害.

艾微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向她们,苍白的脸上轻扬起笑,"我没事,只是看着吓人罢了."

"艾微~~"方云波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

"小微,你,你干什么啊这是?!"莫云有些气急败坏,手忙脚乱地拿毛巾给她擦手.

听着莫云关切的语气,艾微脸上泪流而下,"我只是,我只是太疼了."艾微低头扶着池子"我好疼啊,小云."

王玉瑶清冷的声音如刀刮得人耳朵疼"是谁?!"

方云波拉着艾微满是鲜血的手,一遍遍地重复"没关系的,小微,没关系的.你说出来,你解决不了还有我们."说着,一边将艾微扶着出了浴室,莫云将浴室里的血清理干净,王玉瑶用棉签细细地一点点擦干净艾微耳朵周围的血,再用酒精消毒,让艾微换了身衣服坐下.

艾微流泪不止"我这里好疼,云波,我这里好疼."艾微指着左边胸口的位置,"那个女人要死了,可我心里却一点儿都不痛快,反而疼得让我受不了."

方云波三人愕然,沉默半晌,方云波轻声问"那个女人,是谁?"

艾微惨淡一笑"是一个我该叫母亲的人.我恨她,恨不得她死!"

想起从前,艾微脸上满是痛恨,"那个女人,为了爱情抛弃了辛苦将她养大的外婆,跟着男人私奔,几十年来一次都没去看望过她,她从没想过她自己的母亲垂垂老矣,自私地将她一个人丢在乡下老房子里自生自灭.我出生后,就把我丢到乡下给老人养.你们能想象那个场景吗?一个近七十岁的老人带着才几个月的孩子,住在一栋老旧的土木建的房子里,每天只靠着邻居接济些粮食,捡捡干牛粪当柴烧取暖做饭.我十岁的一天,外婆摔了一跤,石子磕进了眼睛里,她的左眼瞎了,身体每况愈下,躺在床上的最后几个月,每天望着门外,期盼那个不孝女回家看她一眼,我每天守在她跟前,只能眼看着一天比一天的衰弱,一天比一天的接近死亡.风干的脸上一日日地失望,眼睛里逐渐染上灰败的颜色,我一日日看着,这一切每天都像刀一样凌迟着自己的心,可我握着她干裂硌手的手不敢走开一步.我好恨,恨欧阳青梅,甚至恨欧阳家早早地死了留下外婆一人孤苦地守着欧阳家的孩子.

几个月后,外婆就走了,她辛苦带大的孩子,几十年都没回家看过她,连死前都没来看她一眼.外婆走的那晚,我觉得我自己的心也死了.乡亲邻居们帮忙操办了葬礼.你们见过乡下的葬礼吗?我第一次参加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参加过的完整的葬礼,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天,充当灵堂的正厅中摆着的供桌上放着牌位、香炉、蜡烛,中间飨给死者的小碗里装满用酒浸泡过的糯米,插着两个并蜷的鸡爪,这三个东西挤在一起,活脱脱就像阴间挥拳弄爪的小鬼.没有家眷参加,我是唯一的一个.可是,按乡下的老规矩,外婆虽然姓艾,可是入了欧阳家的门,就冠上了欧阳家的姓氏,从此就是欧阳家的人,而我是欧阳家出嫁女的孩子,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从这点上讲,我已算不得是欧阳家的子孙.可是,外婆已经没有亲人,除了我,所以我代替了欧阳家嫡系子孙的位置,给每一个来参加葬礼的人磕头.来参加的都是村里与外婆相熟的人,男女分站在两排,男前女后地围着供桌和披着红色纹凤厚绒布的棺椁走动,每走完一圈便跪,唱礼的老人便在旁边念祷文.下午两点去墓地下葬.将棺木下放入穴时,我就跪在太阳底下给每一个参加葬礼的人磕头行礼.直到拜完了所有人,墓地只剩下我和抬棺填土的人,其他人按规矩不能瞻仰沉棺,包括我.

外婆下葬后,我做了个决定,我要报复,报复这个为了爱情抛弃了亲情的自私的女人.很快,我收拾东西找到了欧阳青梅这个我名义上的亲生母亲.那时,欧阳青梅嫁给了大姓李家,可是我出生没多久,她抛弃一切嫁的男人抛弃了她,只留了座老宅子给她.我在李家住下,和欧阳青梅之间几乎没说过话.我中学就一直兼职存学费、赚生活费.后来有一天,欧阳青梅晕倒了,我把她送到医院,医生告诉我说她有心脏病、肿瘤、贫血.因为有心脏病的原因不能进行手术切除.我听从医生的建议,让她住在医院里用药调理.考到这里后,我就把李家的宅子向银行作了抵押贷款,把她转到了二附院.在床上躺了几年,欧阳青梅日渐消瘦枯槁,她想死.我早就知道,可我不能让她死.我日夜兼职请护工日夜照看,就是要吊着她,让她慢慢享受等待死亡的恐惧和寂寞.

在这几年里,心尖上的疼痛让我一遍遍提醒自己,要让那个自私的女人得到报应.可是现在,她终于要死了,医生说她活不过三个月了."艾微看了看满是伤痕的手心,说不清是失落、解恨、惆怅还是别的什么,"我本以为我听到这个消息我肯定会很高兴的,可我发现我不仅不高兴,还觉得心疼的厉害."

艾微茫然地抚了抚胸口,那种失去的感觉让她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S216其他三人沉默了,良久.

"也许,你并不是单一地恨她,艾微,你只是不敢承认你在恨她的同时你也爱她."王玉瑶清冷的声音很轻却如惊雷.

艾微怔住了"怎么可能,我很肯定我恨她,想起从前,我就恨不得她死."

方云波轻声道"小微,勇敢点,承认吧,你是恨她,可你依然爱她.你抱着报复的目的,看着欧阳青梅在医院里一日日等死,可你费尽心力吊着她不让她死,可能固然有你要报复她的原因,可从另一面来讲,你因为爱她,所以不想让她死."

艾微脸上满是矛盾"不会的,不会的."她极力否认,然而每日每夜被眼睁睁看着欧阳氏死亡的噩梦一遍遍冲她叫嚣着"自由、自由"的时候总是惊醒,那狂乱的心跳无不表明,她不舍得让她死,她仍期盼世上有一个让她称为亲人的人.是的,她爱她,正因为潜意识里了解到了这一点,所以她一次次地对自己否认,一次次地将自己逼得毫无退路,不让自己选择爱的这条路,单留下恨的这条.一次次的自虐一开始是因为为外祖母抱不平痛恨着背叛亲人的欧阳青梅,可是后来,那些自虐的痕迹是为了抵抗心里对欧阳青梅的不舍、对母亲的眷恋、对亲人的渴望.

爱极生恨,恨由爱生,恨极藏爱.因为被亲人的抛弃、对亲情的期盼让她将外祖母看重一切,连带着痛恨抛弃亲人的欧阳青梅.可是,在日夜无声的相伴中,艾微内心深处依然对她痛恨着的人产生了眷念,至少,空气中有一个人和自己呼吸着同样的空气、留着同样的血,至少,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孑然一身,还有一个称为亲人的人.

方云波思索道"小微,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母亲不是不去见你外婆,而是不敢去见.毕竟,当初她不听你外婆的话和男人私奔,却落得被抛弃的下场,或许为了面子、或许因为胆小,她不敢再回乡下."方云波顿了顿,"况且,乡下思想保守,你母亲和男人私奔的事情肯定会牵连到你外婆,如果她回了乡下,你外婆就会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艾微愕然地看着方云波,她从未从这个角度去想过欧阳青梅的作为.真的会是如方云波所说的这样吗?她提出质疑"她那么自私,怎么可能为了外婆而不敢回乡下.如果她那么善良,怎么可能我出生没几个月就丢到乡下不闻不问?"

方云波继续猜测"或许,她想到你外婆一个人在乡下,孤孤单单的,所以把你送过去,给你外婆做个伴.也或许有其他的原因,比如李家要和你母亲离婚,要和你母亲争抚养权又或许你母亲没能力养你才无奈把你送走.还有可能,你母亲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病,知道自己活不长,才把你送到乡下."

艾微张了张嘴,却是无话可说"这都只是你的猜测.事实真相或许就是我所看到的一切呢?"

莫云看着艾微,轻声劝道"小微,要不,去医院问问你妈妈吧.事实是怎样的,她总是最清楚的,不是吗?"

艾微咬咬嘴唇,没再反驳.

方云波心下松了口气,一切都说出来了就好,否则艾微这样下去,受伤最重的只会是自己.爱恨嗔痴,总教人伤心伤肺劳心劳力.方云波无意间想起自己总是在家等候父亲回头的母亲,总是淡然的心里,烦躁一掠而过.

《耳洞》精彩评论

    瑕不掩瑜,个人仙草。从行文到剧情,乃至每一个原创副本背景都很有辨识度,作者(识雨清风)的文字功底扎实,脑洞精彩,设定完备,是一位十分值得期待的作者(识雨清风)。遗憾在于这《耳洞》基本打个没停,而且主角(艾微,欧阳家)过了第一个副本基本无敌,融合了无限技能的打斗也没有国术那股味道了,看多了真的审美疲劳。能调节一下多一点文戏就更好了。作者(识雨清风)某章文戏写得很好,结果间贴自嘲说自己还是那个说不清楚话的文青,有点感慨,不知道这算作者(识雨清风)的悲哀还是我们读者的悲哀。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