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明朝上门女婿》《上门女婿》 MB 明朝上门女婿全文无弹窗阅读

明朝上门女婿

历史连载中

《明朝上门女婿》是我是奸商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明朝上门女婿》精彩章节节选: 吃过饭后回到了自己屋,周李氏蹲在墙根上下左右数了数随后抽出一块砖头来,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蓝底白花儿的包袱,里面都是沈家的所有财产,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29 00:33: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明朝上门女婿》是我是奸商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明朝上门女婿》精彩章节节选: 吃过饭后回到了自己屋,周李氏蹲在墙根上下左右数了数随后抽出一块砖头来,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蓝底白花儿的包袱,里面都是沈家的所有财产,

《明朝上门女婿》免费试读

吃过饭后回到了自己屋,周李氏蹲在墙根上下左右数了数随后抽出一块砖头来,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蓝底白花儿的包袱,里面都是沈家的所有财产,有几张银票和三锭银子还有一些散碎银子和铜板:

“孩他爹,你说给三娃子多少钱?”

周昌微微一皱眉头,咬了咬牙说道:

“三娃子这孩子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就多给点吧。”

得到了当家人的允许,周李氏从包袱里拿出了一块碎银子,大约有二两多重,可是手刚刚缩回到了一般,却又改变了主意,将那块银子放了进去,换了一块大一点的出来,不到五两重,有枣子大小,然后才恋恋不舍的用自己的手巾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枕头底下。

第二天吃过了早饭,小心的揣着老娘给的四两碎银子,林斌离开了家门。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说一下周家小院了,从周家小院通过一个圆拱门,再走不远就是沈家伙计们和下人住的地方了,而小院另外也还有自己的一个正门通到一个胡同,而出了胡同口就是苏州城赫赫有名的吉庆街。

虽然还是早上,可是路上的行人却并不少,而且这个时候是明朝初期,礼数根本就没有那么严格,街头上老老少少的女人也不少,说起话来十分的动听难怪有吴侬软语的说法呢,相比之下就是林斌这一家人了,老爷子周昌是一个纯正的北方汉子,连带着一家人说话也都有北方那种粗犷。

苏州历来就是天下膏腴富饶之地,文华藻渥之乡,因而这里的店铺比起其他的地方来也有自己的特色,彰而不显,贵而不露,虽然说做的事铜臭之事,可是却也弥漫着一股子风雅,各家店铺门上泥金抹粉的匾额上写着这个轩那个斋的,匾额两旁的门柱上都悬挂着墨底律子的匾额,内容都跟生意十分的贴合,甚至还有一些都是出自大家的手笔。这让林斌不得不感叹。

也不知道是不是应承了“吉庆”的名称,这条四围列肆、百货云集街道上玉器店古董店格外的多,甚至有些大客商为了旅居方便,有一个固定的休息之所,还在这里建了会馆,而且装扮得朱梁画栋,锦幔宫灯,一看便知是纸醉金迷之地。

尽管有耀眼夺目的会馆在,玉器店却也丝毫不逊色,虽然说当街的店面并不是十分的富丽堂皇,可是门口高高额匾,还有独特的彩旗,让人远远的就能够看到。而除了玉器店之外,这条街上最多的就要说是绸缎店了,皇帝不再死命的抓着老百姓的穿着不放,有钱的商人也就偷偷的开始穿戴起了绫罗绸缎,再加上海外的生意,让苏州本来就繁华的丝绸生意更上一层楼。

“咦!霁月斋……”

林斌在这群红男绿女中穿行,抬头却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彩旗,上面的店名却十分的熟悉,正是沈家的霁月斋,算是老爹的东家。

既然是遇到了,林斌也十分的想要进去看看,这霁月斋到底如何,虽然上次他没有赞同老爷子“跳槽”可要是沈家真的如同二哥所说的不堪,他就不能不考虑了,毕竟老天让他穿越不是来给别人打工的,一个月五十两的银子虽然不少,可是林斌却还不放在眼中。

店门打开,一进门,左手边就是一个柜台,一个人正站在柜台里面,他的身后是一个木架,上面摆放着各种玉器,有两个客人正在那里挑选东西,林斌的目光首先将店里面打量了一番。

“这位客官,不知道您想要些什么?”

一个跑外堂的伙计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

“随便看看,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俊俏的伙计并没有因为林斌身上朴素的衣着而看清他,依旧笑着说道:

“那您慢慢看,我们店里面不仅仅有玉器还兼营金银首饰,从几两银子到几十两银子甚至是成百上千的都有。”

“服务态度倒是不错。”林斌在心中暗暗说道,看来服务是没有问题。

“成百上千?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我看你架子上面用最好的是青玉,刀工也就是马马虎虎,唬一般的人也许还行,”林斌故意找茬一样的说道,目光也在不断的搜索着忽然间目光落在了一个客人的手上,眼睛一亮,“就说那位客人手中的玉圭,黄白玉的坯子,殷商的双线阴刻,要都是货真价实的话,最起码也要五百两银子,可是……”

那位客人拿着那块玉圭本来也有些犹豫,现在听到林斌评论,不由认真的听了起来,可是有人却并不想让林斌说下去,掌柜的直接就打断了林斌,没有让他再说下去,随后嘱咐那个跑外的俊俏伙计说道:

“阿桂,请这位客官到里间休息,沏一壶上好的金芽儿。”

“慢着!”

那个客人拦住了林斌,方才并没有注意那两个人,现在被拦了下来,林斌不由的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拦住自己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材魁梧,看打扮似乎是一个跟班,开口的却是一个中年人,身上是一件藏青色的外袍,不过看架势却不像是一般人。

“方才听这位小兄弟说得十分的在行,不知道是否还能够给在下讲解一下呢?”

林斌冷冷的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年轻人,虽然说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可是刚才青年的动作十分的敏捷,从柜台到这里有五六米的距离,可是林斌却并没有看到那个青年是如何过来的,再如何也知道这个青年是一个高手了。

“在下怎么好意思班门弄斧了,我看这位兄台还是请掌柜的给你解说吧。”

开玩笑,这可是老爹工作的单位,要是自己在这里讲解一番,说得好了还好,说得不好,回去指不定会被臭骂成什么样子呢,亲不亲一家人,虽然说对于沈家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可是毕竟现在也是自家的衣食父母啊。

“请!”

青年伸手说道。

形势比人差,林斌丝毫没有犹豫的走到了柜台前,结果中年人递过来的那块玉圭,抬起来对着外面的阳光看了看,又低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上面的花纹,说

“黄白玉是真的,不过上面的双线阴刻却是后人模仿的,虽然已经深得精髓,却还是有一丝的痕迹,你看这里这里两条阴线配合不协调,导致阳线不突出,虽然说只是一点瑕疵,估计的时候也要差上一些,”

说到这里,中年人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不过那个青年人却有些不善的看着一脸尴尬的掌柜的。

谁知道林斌却转口接着说道:

“虽然说这块玉圭不是真货的,可是这块玉最少也是汉代的,而且看这些细线的走向和形状,这分明是游丝毛雕的刀工,还有这背面的鸡骨白,色泽纯正,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所以虽然说是一个赝品,可却也是赝品中的**,少说也要一千两银子!”

听到这个,青年不由的脱口说道:

“怎么可能,一个假货还让人扯得比真的还贵了,我说你是不是这个玉店的托儿啊!”

“刘能!不得无礼,这位小兄弟,下人不懂事冒犯了,多谢方家刚才一番解说,真是英俊出少年,没有想到阁下年纪轻轻的,却也是一个圣手。”中年人训斥了青年后满脸赔笑的说道。

林斌用鄙视的目光盯了几眼那个叫做刘能的家伙,然后才点了点头,做出了自己不跟他计较的姿态。做这个玉器行当,怕的就是这样不懂行的!林斌所说的那个玉圭虽然说不是真正的殷商货,可却也是汉朝的仿制品,光是这些也能够卖上一个二三百两银子,更何况那块玉圭用的是游丝毛雕的底子做的双线阴刻,双线阴刻固然值钱,可是游丝毛雕却是跟鼎鼎大名的汉八刀齐名的,但凡是游丝毛雕做出来的玩意儿,多半都是成千上万的,要是古货,那价格就更高了,所以林斌最后才会说那块玉圭至少要一千两银子。

事情最后是皆大欢喜的局面,掌柜的本来以为是有人来砸招牌了,最后谁知道却是财神上门,几句话的事情五百两就变成了一千两银子,而且还是十分的豪爽。而中年人也十分的高兴,虽然说买了一个赝品,可是一个有着传奇来历的赝品就不是赝品了,而是珍品,所以说是皆大欢喜的局面,而林斌则是如愿以偿的进入到了玉器店的里间,喝着苏州上好的金芽儿。

“不知道小哥如何称呼?”

掌柜的满脸赔笑的陪着林斌坐着。

《明朝上门女婿》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我是奸商)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林斌,黄白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我是奸商)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明朝上门女婿》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林斌,黄白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