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瓦罗兰的风花雪月》瓦罗兰的风花雪月 一笑一枯荣 XXOO 瓦罗兰的风花雪月straight(直人文)

瓦罗兰的风花雪月

游戏连载中

《瓦罗兰的风花雪月》是一笑一枯荣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瓦罗兰的风花雪月》精彩章节节选: 巨大的营帐中,有两具****的身体在疯狂的纠缠。 激昂的音乐从别具一格的德玛西亚磐鼓上传出,两名畏畏缩缩的德玛西亚人拼了命的吹起了风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00:32: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瓦罗兰的风花雪月》是一笑一枯荣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瓦罗兰的风花雪月》精彩章节节选: 巨大的营帐中,有两具****的身体在疯狂的纠缠。 激昂的音乐从别具一格的德玛西亚磐鼓上传出,两名畏畏缩缩的德玛西亚人拼了命的吹起了风

《瓦罗兰的风花雪月》免费试读

巨大的营帐中,有两具****的身体在疯狂的纠缠。

激昂的音乐从别具一格的德玛西亚磐鼓上传出,两名畏畏缩缩的德玛西亚人拼了命的吹起了风头琴,在摇曳的火光中,他们的青筋毕露,面色潮红,看起来比床上奋战的奥斯顿还要拼命。

胯下的那活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频率耸动着,屁股下的德玛西亚女人已经两眼泛白,连呻吟声都显得有气无力。然而,骑在她身上的征服者,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以奥斯顿强壮的体格,再这么下去,这个可怜的女人终究会跟前几天抓住的那些女人一样活生生被Jianyin致死。

战争,带给战败者的只有痛苦,带给胜利者的却是爽快!

火光与汗水,鼻息与琴音,在这个行军营帐之中,谱写的是一段痛与快乐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奥斯顿一脚踢翻了胯下的女人,他赤条条的站在空中,向左右发布命令:“将她拖出去!”

几个侍卫走进了营帐,将女人装进了一个黑色袋中,拖着走了出去。两名德玛西亚的乐师停止了吹奏,眼巴巴的看着侍卫离去的身影,眼中隐藏着难以言说的悲伤。

“干嘛停下?继续吹奏!”奥斯顿大吼一声,两人立即抱着乐器,拼了命的演奏。

火盆中燃烧着熊熊烈火,奥斯顿站在猩红的地毯上,闭着眼睛张开了双臂。他的背影映在营帐上面,显得极大极长!

夜风之中,有人揭开了营帐的帘布,奥斯顿睁开了眼睛,右手微微示意,音乐立即停止。德玛西亚乐师知趣的低头离开,一身戎装的副官信步走入。他走到奥斯顿面前,弯腰行了一礼,开口禀报:“斯维因将军已经将命令传达了下来,着令我们必须尽快撤离莱茵郡!如果三日内没有到预定地点集合,全部按照叛国处置!”

奥斯顿听后,脸上多了一股愤怒之色,他冷哼一声说道:“斯维因胆小怕事,放眼整个德玛西亚,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他不趁此良机一举攻入德邦王城,反倒是急着撤军!若是杜卡奥将军在此,说不定我们已经在德邦王城中庆贺了!”

副官提醒道:“上尉大人请慎言!”

奥斯顿混不在意的说:“怕什么?我的军中没有Jian细!”

副官又问:“那我们何时启程?”

墨比利抬头望了望西方,虽然隔着帐篷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道那个方向有一座荒山,今天白天追逐的那些难民全部逃到了山上。脸上多了一丝狰狞的笑容,奥斯顿对副官说道:“着令明天一早放火烧山,午时启程前往格文镇!”

荒山之上,漆黑的树林露出一个个比黑夜更黑的影子,它们相互簇拥在一起,紧紧屏住了呼吸。

一双双闪着精光的眸子到处扫视着,它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轻微的步伐声传进了耳朵里面,有人按捺不住,向着传出声音的方向叫道:“谁?”

“我!”

简短而又熟悉的回答,让众人松了一口气,黑影之中站出了一人,朝来人方向问道:“那两位可曾前来。”

“我跟老三都来了,瞅你们鬼鬼祟祟的样!说吧!到底怎么安排?”在来人的后面,有一颗闪亮的光头哪怕是黑夜之中也一样的耀眼。

“我身后是黑旋风的两位头领,他们已经同意了合作,具体怎么安排,还得科力大叔做决定。”

说话的人是花李浪,他口中的科力大叔便是这群难民的临时头领。

科力听到了花李浪的话,有些踟躇的说:“我们已经被逼到这荒山里,前后两条下山的路也被堵住。如阿浪所说,到了明天,他们甚至不用攻山,只需要堵着路口放一把火,就能逼死我们!我请两位首领来,是打算趁黑一起逃出去!半夜三更之时,他们不会太防备。我们有这么多人,只要想逃,总是能逃脱的!”

二当家后听后一阵狞笑,啪啪的按着手指:“你的意思就是让我的兄弟送死打头阵?”

科力脸色大变,慌忙摆手道:“绝无此意,我的意思大家一起逃命,会更有利一点。”

“我懂你的意思,等会我会带着自家兄弟冲下山,至于你们……我觉得还是没必要一起。”

二当家的说完,拉扯着老三就准备离开。花李浪此时却出声道:“两位首领且慢!”

两人转过身子,冷声问:“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为什么就等着他们来杀我们?我们也可以去杀他们啊!”

二当家的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你的的意思是?”

三当家的已经猜到花李浪心中所想,惊疑不定的问:“你是指夜袭?”

花李浪点了点头,冷笑着说:“大家都是带把的,瞅瞅我们都怂成什么样了?背井离乡不说,还要遭受无穷无尽的追杀。我们的妻儿、我们的子女,我们的兄弟,都葬送在他们手里。而我们却只能选择无休止的逃命!可是,命只有一条!追杀,却永无止境。如果我们能消灭底下这支部队,至少能让疯狂肆虐的诺克萨斯人忌禅一下,让他们觉得我们德玛西亚还是有军队存在。这样,说不定我们逃亡的路上会更轻松一些!”

花李浪一说完,周边人都沉默了。

过了好半天,才有人弱弱的开口:“可是我们只是一群难民和盗匪。”

“难民怎么了?盗匪怎么?就因为他们知道你们是难民是盗匪,是没有勇气抵抗他们的存在,才不会想到我们会反抗!”

“说得好有道理,但是你问问周边人,又有几个有勇气陪你去?”

这是朝天辫的声音,他的话说完之后,周边又一次安静了。

花李浪环顾着四周的黑影,他知道这些黑影都是难民中仅存的一点青壮,如果连这些人都没有勇气,那他所说的都是废话。

反正花李浪不看好他们突围,因为一旦惊动了诺克萨斯的部队,只想着逃命的他们如果再次见到血腥,有可能吓破胆子又被赶回山林。

“你们当中有没有不怕死的!”花李浪提声喝问。

没有人回答,这么长时间的逃亡,早已使他们的心灵变得脆弱不堪。如果他们真有勇气,就不会面对不到百人的山匪时吓得四散而逃。

“想想你们被诺克萨斯虐杀的亲人!想想你们生活了无数年却毁于一旦的家园!我们的一切都被下面那群畜生毁掉了!我不知道这计划能否成功,但我们不能让他们小看我们!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还留着德玛西亚的尊严!”

花李浪双眼变得通红,作为一个穿越者,他感觉自己是有尊严的。在以前,他心中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但现在,被这些诺克萨斯的孙子们不停的追杀,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整天的提心吊胆。

那个瑞文,追杀了自己十万八千里。好不容易从深山里逃脱,***还要被人砍!

活成这个狗样子,别说什么无敌,劳资早已愧对所有的穿越众了!

自始自终,花李浪的嘴巴都很会说。在以前,感觉无论说什么,好像都是废话。自从经历了屠村事件后,花李浪已经在悄然的改变,也许这种改变,并不能改变他依旧是一个吊丝的本质,但终有一天,他会彻底的蜕变。

“诺克萨斯的侵略者杀尽了我全家,我现在连一个亲人都没了。以前我总是害怕,现在我却不怕了。不论这一次能否成功,我都选择跟你去!”

“就像你说的那样,逃也不一定能逃掉,不如拼命一搏,算上我一个!”

“我跟你去!”

“我也跟你!”

……

花李浪一番煽情,愿意随他冒险的也不过十来人。花李浪扭过身看着两位强盗头,问道:“你们呢?”

二当家的瞥了他一眼,低头对着朝天辫嘀咕:“我怎么感觉他有点像大当家的?”

朝天辫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要不然?”二当家出口试探,朝天辫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二人商量完毕,二当家的一把按着花李浪的肩膀,沉声说道:“如果你愿意当我们的大当家,我们就随你干上这一票!”

花李浪哈哈一笑,突来豪气:“那你们该叫我什么?”

二人环顾了一眼,大声叫道:“大当家的!”

《瓦罗兰的风花雪月》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一笑一枯荣)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奥斯顿,玛西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一笑一枯荣)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瓦罗兰的风花雪月》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奥斯顿,玛西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